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秋霜花月
(2)慢慢喜歡妳
(3)風輕日暖
(4)天黑黑
(5)晴空萬里
(6)天天想妳
(7)夏夜晚風
(8)安然如素
(9)夏日戀情
(10)以後別做朋友
 
 
(1)秋陽
(2)藍斯
 
>  首頁  >  女女激愛  >  錯誤的暗戀  >  《一朵菊花》  >  一朵菊花【5】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錯誤的暗戀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29460 
小說名稱:
《一朵菊花》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1122 
本篇文章標題: 一朵菊花【5】 本篇文章點閱率: 1063
作家筆名/ID: 西川嵐(nishikawaran 文章發表時間: 2017-08-08 00:57:23
       
─小說簡介─
 
這是一段追尋真愛,與「初衷」的故事……

十年後,在我和妳終於相遇的現在。這部小說就由「我」的完成來告訴妳:
我愛妳,就是菊花所代表的花語。

年近三十的鄭晴瑜,毅然告別高薪工作擠身為專欄作家,為的是追尋心底深處積壓已久始終不曾停止燃燒的愛戀。而刻意將本名放進小說的她,卻引發責編凱對她感情世界的好奇。

「我要怎麼幫妳找她?」
「連載開始後,給我看所有的讀者回函。」

明明已經有男友,凱卻還是被晴深深吸引,掙扎在異性與同性戀之間,凱無所適從。晴更在好友的勸阻下,亟力抗拒對凱的情感。

迷惘又糾結的愛戀,就像個漩渦,所有情感濃烈的起伏都撞擊著心情,一瞬間就會把人吸進去。
 
─內文─
 
「怎麼了怎麼了!出現了嗎?」

凱激動的衝進我旁邊的位置急急追問。我把回函翻到正面的資料欄。但這個人並沒有署名、也沒有留下地址或性別,僅僅只有一串Email的信箱。

「是她嗎?」凱再好奇的追問,但我依舊沒有回答她。她只好從我手中搶過回函開始翻來覆去,「不過如果是她也太懶了,」她不高興的埋怨:「竟然只留Email,這樣我們很難建檔耶。」

「或許這個人只希望我用Email回答這個問題。」我輕聲回答。

「……妳是不是很失望?」我的淡然或許讓凱會錯了什麼意。她放下回函,突然用喃喃自語的口氣說著:「妳老是讓我覺得妳好孤單。為什麼她會離開這樣的妳?」

我正轉頭想取笑她的多愁善感,卻愕然看見她抬起手想摸我的臉。我立即反射性的抓住她的手腕。

「妳摸錯人了,要安慰的不是我。」

被我一抓,她這時才好像回神似的嚇到抽回了手,一臉尷尬的轉回頭凝視著眼前的大理石桌。

「我心領了,把妳的愛留給李奧吧。」我笑笑拍拍她的手,但下一個抬眼瞬間,我卻看到有個貌似李奧的人站在不遠處的銀飾專櫃,正牽著一個陌生女人挑選玻璃櫃裡的商品。

這是什麼情況?

我傻了眼,連忙慌張別過頭想假裝視而不見。

但我掩飾得不好,凱很快發現我表情變得相當詭異,隨即跟著我的視線看了過去。

「凱,這應該有誤會……」眼見隱瞞不住我急忙想安撫她,但她回看我的表情卻異常的平靜,一點該意外、吃驚、黯然或憤怒的反應都沒有。

「妳沒誤會。那女生是他同事,是他的『二號』女友。」凱不帶感情的解釋完,繼續趴在桌上動也不動的凝視我,完全無視自己男友正在面前買首飾給其他女人。

這詭異又反常的舉動讓我睜大眼,忍不住提高音量追問:「所以妳早就認識她?」

凱「嗯」的回了一聲。

「不僅認識,我們還知道彼此的存在。星期一到五李奧通常都會陪她,只有假日才會來找我。」

「……所以妳加班他根本沒有來接妳?」

她靜靜點點頭。

「凱,我不懂……」我不是氣凱騙我,只是不懂這複雜關係她怎麼忍得下去?

「妳怎麼能忍受跟人分享妳愛的人?為什麼不說?為什麼不解決問題?」

「我愛的人……嗎?」凱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完,這回沉默了好久好久。

「我覺得我好像妳故事裡的鄭晴瑜喔……」

最後她把頭緩緩靠上我的肩,彷彿認命似的悄聲回答。

*****

第二天的一大清早......依然是灰濛濛的陰天。我早就不記得昨天跟浩說好的接送承諾,只是把地址給她就忘了一切。

我輕輕的打了個呵欠,有點慵懶又有點遲鈍的步出家門。

「早!」

我頓了一下,抬起頭發現浩正微笑的地出現在我面前,跨坐在她的機車上頭。

「咦......」我吃了一驚,「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接妳啊,幹嘛這麼驚訝?」她拿下她的安全帽,不自覺的甩了一下她的短髮。

「誰說要妳來接了?」

「妳自己說的啊......」她有點委屈的模樣,「妳昨天都答應了......」

我翻了個白眼,「為了妳這個辯論題目,我可是不計形象的犧牲奉獻到極點了,妳要怎麼謝謝我?」

「親妳一下怎樣?」她故做嚴肅的答。

「做妳的白日夢吧,」我不屑的反駁,「要去學校就快走啊,還有時間在這裡做這種胡鬧的事?」

「那就坐上來啊......」她遞給我安全帽,「還有,妳要抓緊喔!掉下去我會良心不安的。」

「怕我掉下去妳就好好騎啊!」我哭笑不得的說道,「主動來接別人的人不應該說這種話吧?」

「我的重點是要妳抓緊,懂嗎?抓-緊-!」她笑呵呵的補充。

「我知道啦,」我跳上機車很無奈的答,「那我乾脆貼在妳身上好了,這樣看起來不更像是在交往?」

「如果妳願意我是不反對啊。」她發動了車,聲音裡有些許的自得其樂。

「反正都是女的嘛,那也沒什麼關係。」我咕噥了一下,最後還是抓她抓得緊緊的,不是因為要遵守諾言,是因為我覺得有點冷。

「冷了外套就給妳吧。」她突然從前頭冒出這樣的一句話。

「我有說我冷嗎?」我嘴巴雖然這樣說,事實上倒真的覺得冷風颼颼的。

「妳在發抖,」她的話很簡短,可是卻找到了最明顯的證據。我看到她轉頭時眼中溫柔的笑意,「妳呢......就是死鴨子嘴硬,要多學著我一點,喜歡就說、討厭就說啊。冷又不是什麼可恥的事,嗯?」她不由分說硬是用外套把我裹得密不透風,「還有,妳明知道學校那邊風強,還穿得那麼少,是想生病好躲著我是吧?」

「我幹嘛躲妳?」穿著她暖和的外套,我實在是說不出和她吵嘴的話,心裡同樣被暖她的外套給溫熱了。我發現我喜歡她體貼的個性,這讓我想到某個問題。

「妳一向都對每個人都這麼好嗎?」我很無力的把臉靠在她背後喃喃問著。

我發現,她漸漸占了我生活中越來越多的時間。我雖然發現了,可是也不想改變什麼,跟她在一起讓我有種被呵護的感覺......我喜歡這樣,因為這是我想從白慈恩身上得到卻一直得不到的東西......雖然我們之間只是實驗性質的在一起,我卻很明白的知道我喜歡跟她在一起。

陷入了吧……

*****

在無意識狀態下打完一個段落以後,我竟然整整十分鐘空盯著MSN上「∼幸福的凱倫∼」那個暱稱,一個字都寫不出來。

凱今天靜靜掛在線上沒來吵我,但我卻無法像往常一樣躲在小說的世界裡無視她的存在。

昨晚在誠品,她擋著火大的我不讓我找李奧理論,只是哭著求我送她回和平東路上的家。

我只好認輸……

因為我從沒看凱哭過,也捨不得她在我面前淚流滿面的樣子。

一直等我送她回家門前,凱才肯老實承認李奧這幾年偶爾會對她動粗的事實。

這算什麼!?

我鐵青著臉,看她若無其事的把幾塊惡魔似的瘀青藏在衣袖下,只能忍著一股想破口大罵的衝動,忿忿把頭轉向路旁燈光昏暗的一座小公園。

老實說,我不知道自己想破口大罵的到底是誰。

是帶著笑不懂珍惜的男人、流著淚隱忍一切的女人、還是只能臭著臉沒資格干涉的我?

「妳生氣了?」看我一句話都沒講,凱畏畏縮縮的靠過來試探的勾住我的手。

「沒有。」我瞪著公園沉聲回答。

有幾個路人快步經過我們身邊,竊看的眼光八成以為我們是一對吵架的情侶。

「但妳聽起來像在生氣……」凱也不管別人的眼光急急搖晃著我,「妳不要生氣……我會害怕……」

聽她的聲音委屈到像又要哭出來了,我只好嘆了口氣轉向她。

「我不是生氣,我是心疼妳!」我氣急敗壞的提高音量,「妳不能再這樣下去!比他好的男人多得是……」凱立即搖搖頭打斷了我。

「讓我抱一下可以嗎?」她抬起哭過的眼怯怯的問。

「嗯……」我不忍心拒絕如此脆弱的她,放下一直叉在胸前的手把她輕輕拉了過來。

「妳有一種好好聞的味道。」她一臉滿足的在我懷裡左右磨蹭著鼻子,過了好一會兒才敢收緊手臂回摟住我,「鄭晴瑜就是用這種心情喜歡上浩的吧?」她抬起頭笑裡帶淚的問。

吉娃娃的叫聲這時把我拉回神,我疲憊的嘆口氣揉揉鼻樑,把視窗再跳回小說稿子上,但凱的話語和眼淚,這時像幅潑墨畫似的在我腦海裡渲染開來,我想起我昨晚差點把臉埋進她的髮香裡,頓時浮燥到難以再把故事繼續進行下去。

諷刺,太諷刺了!

我坐沒幾分鐘,又拿起咖啡杯怒氣沖沖的往廚房走,準備再添滿我今早以來喝的第三杯咖啡。

我寫了個被男人拋棄的女女戀來重傷給我機會的編輯,她卻瞞著我把委屈忍在心裡,還在我面前擺出一副天真開朗的模樣。……永遠若無其事的笑、永遠若無其事的談天,讓我以為她的世界裡真的永遠充滿幸福沒有哀傷,我真是該死的罪孽!

想到這裡我大力摔下手裡的咖啡湯匙,從流理台一把抓起子機電話撥了她的公司號碼。

「喂,您好。」

「下班以後陪我。」我連名字都沒報就直接強約她,瞬間覺得自己像個公關似的輕浮到了極點。

「妳不是在趕稿嗎?」凱立即認出是我,連忙壓低聲音說:「妳幹嘛打公司?可以打我手機呀……」

「陪我,要或不要?」我用右肩挾著電話,開始動手往咖啡裡加了一小杯焦糖。糖份一直都可以讓我的情緒稍微平復下來。

「……」凱在電話另一頭沉默了幾秒,才回答:「我等等打給妳。」

「嗯。」我掛上電話後繼續攪動咖啡,過了一分鐘,她的電話來了。

我聽出她大概是跑到公司外的走廊上。

「妳第一次在趕稿期主動找我……為什麼……?」這回接起來,她劈頭第一句就這樣問,聲音帶點猶豫。

……為什麼?

聽完她的問題我才愕然發現自己的異常。是啊,我在幹嘛?我怎麼會失控到約一個有男友的女人陪我喝酒?

我懊惱的把臉埋進手心裡,「對不起……我昏頭了……妳當我沒說過吧,掰。」

「等等!」話筒傳來的急叫聲讓我停下按結束鍵的手,我沉默著把聽筒緩緩移回耳邊。

「妳只是打來跟我道歉的嗎?」

我沒回答她的問題,另一端這時只剩背景人來人往的走動聲……我們之間彌漫著一股難以忍受的寂靜。

隔了段時間,凱終於又傳來一句輕聲的懇求。

「我想聽的……是妳的真心話……」

我終於知道我和凱之間的感覺不對勁了。我本能的想抗拒那種吸引力發酵,但緊張卻使得我的思考開始呈現停滯狀態。我再也想不到任何理由來掩飾心裡的焦燥,最後只能頹喪、無能為力的垂下頭,向電話另一端的她小聲承認:「……我想見妳。」
 

 
─《一朵菊花》小說共 15 篇,您正在閱讀第 5 篇─   <<上一篇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回【錯誤的暗戀】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