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櫻花翩翩
(2)點點星火
(3)天黑黑
(4)餘波盪漾
(5)曼露情
(6)留燈
 
 
(1)秋陽
 
>  首頁  >  女女激愛  >  錯誤的暗戀  >  《一朵菊花》  >  一朵菊花【1】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錯誤的暗戀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29463 
小說名稱:
《一朵菊花》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1122 
本篇文章標題: 一朵菊花【1】 本篇文章點閱率: 1668
作家筆名/ID: 西川嵐(nishikawaran 文章發表時間: 2017-08-08 00:17:13
       
─小說簡介─
 
這是一段追尋真愛,與「初衷」的故事……

十年後,在我和妳終於相遇的現在。這部小說就由「我」的完成來告訴妳:
我愛妳,就是菊花所代表的花語。

年近三十的鄭晴瑜,毅然告別高薪工作擠身為專欄作家,為的是追尋心底深處積壓已久始終不曾停止燃燒的愛戀。而刻意將本名放進小說的她,卻引發責編凱對她感情世界的好奇。

「我要怎麼幫妳找她?」
「連載開始後,給我看所有的讀者回函。」

明明已經有男友,凱卻還是被晴深深吸引,掙扎在異性與同性戀之間,凱無所適從。晴更在好友的勸阻下,亟力抗拒對凱的情感。

迷惘又糾結的愛戀,就像個漩渦,所有情感濃烈的起伏都撞擊著心情,一瞬間就會把人吸進去。
 
─內文─
 
[寫在2017/8/8]
再過兩小時即是水瓶座滿月,代表一個事物的結束,也對應新月的開始。
今年六月總算做了拖欠已久的事,收回菊花的電子版權,回歸到原本紙本主人的手裡。
雖然是一部舊的故事,重新開啟看稿也覺得害羞生澀,但算是用它來跟舊的讀者說明我一切安好。
這些年,雖然發生了不一定算愉快的事,但肯定對我而言是最好的發展。

從今天起,菊花的電子稿會應社長的希望貼至此處,
願新的讀者讀得懂這篇喃喃自語,也願站上的新血作家繼續熠熠發展,如今晚的明月益發燦爛。

謝謝妳們在這塊領域上的努力,而讀者們的回應對她們而言,一定是最好的回報。
當年我們還在寫這些故事時,
期待的就是婚姻平權的此刻。

五年後,它真的來了。

as story begin...

=========================================================================

序幕

當一個人進入失戀地獄時,是很難保持什麼正常作息的。

上午十一點五十分,兩隻一黑一黃的吉娃娃正趴在床邊磨爪叫我起床。我摸摸一手就能握住的小頭,試圖把目光凝聚在雙人床左側的另一頭----閃著幾個橘色光芒的白色小筆電上。

沒關機的螢幕除了有昨晚趕到一半的小說稿,工具列裡,還閃著幾個催促的MSN視窗。

……六個?我頓時清醒過來。

應付繁複的人際關係一向不是我的強項,我無奈揮開披在眼前的瀏海,伸手將滑鼠移往MSN的視窗上頭。

「嗨,晴瑜!今天小說有進度嗎?」這個總愛用小花符號的,是我的責任編輯凱倫小姐。

「偶爾來我們公司聊聊天嘛!」而這位老愛對我糾纏不休的,是凱倫的編輯助理Jassie。

剩下來的視窗我也懶得多加確認,於是收手抱住柔軟的羽絨枕,翻回我原本慣睡的雙人床右手邊位置。

靠著幾年不眠不休的工作下來,我累積了一筆足以維生一年的積蓄。於是我在幾個月前毅然辭掉二年多的行銷工作,正式踏進自由作家這塊全新而陌生的領域裡。

這種睡到自然醒的生活讓前同事都覺得很愜意,但真正辭去工作的原因其實只有我自己清楚──因為我失戀了。

我們在一起將近有十多年,讓我以為我和她的感情就像磐石般忠貞又堅固。所以我把自己埋首在工作堆裡,天真的想在三十五歲前賺到足以養老的資本。夢想帶她去環遊世界,看遍地球上的每一片藍天,踏遍腳下各種顏色的土地。

因為我清楚她是個多愁善感的女孩。光是看到冬季的晴天、看到綠葉迎風搖擺……這些正常人眼裡自然不過的現象,卻都能讓她感動上好久。  

她和我一樣不愛交際應酬、很會作夢,喜歡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但是我迫於生活得在職場衝鋒陷陣,所以,我很喜歡這個和我截然不同又毫無心機的她。

在上班途中,我抬頭看見天空會想起她、看見枝頭冒出新芽也會想起她。當下總會冒出衝動想立即辭掉工作,每天每夜的把她留在我身邊。

但是我有個怪癖。

一但專心埋頭在工作裡,我會變得什麼都看不進也聽不進去。

我忙著賺錢忙瘋了。想盡辦法搞投資、上職能訓練課程、接外快,變成一個十足的金錢奴隸,只為了能夠搬離家裡出來獨立生活。

直到有一天她出現在我的夢裡。那時我才發現,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再也無法跟她流暢溝通、再也抓不住她的感受……

原來……我已經失去她了。

想到這裡我立刻從床上爬起來,搖搖晃晃的走進浴室裡梳洗。我前老闆曾經笑過我的決定,說等我後悔想再重回職場時,包準會身價暴跌,再也別想領到四萬以上的薪資待遇。但我沒甩他的結果論。

我知道自己僅有一次的人生要的是什麼,不能用金錢取代的又是什麼。而我花了數十年才終於認清這個事實,如今我就要年過三十,誰也別想再逼我放棄她。

梳洗完後,我泡了杯杯湯坐回我的工作位置。抱起筆電,繼續打起昨晚未完成的小說稿子,因為唯有這樣一直努力下去……

才是我挽回她的最後方法。


二、

我買了一朵菊花。因為它是我所能想到花瓣最多的花。黃色的,讓我眼花撩亂的花瓣一圈圈向外延伸……像個小太陽。

我爬上學校的頂樓,說是頂樓也只不過是三層高的某棟大樓。迎面 而來的狂風吹落了我手中的花朵,我惱火的撿起它,慢慢走向頂樓的欄杆。

靠著冰冷的金屬,我看向下頭來來往往的人群,開始一片片拔下花瓣,讓它們隨著風緩緩飄落下去。

這種舉動實在莫名其妙,但這是我解悶的一種方法。

落下去的花瓣偶爾會砸到人,我故意忽視那些朝我投射過來的白眼,繼續我的摧毀行動。拔到最後,我看看下頭黃澄澄的地面,把花的屍體給拋了下去。一陣狂風又一次吹起,我的菊花不偏不倚又砸中一個人,對方似乎沒料到會天降橫禍,拿下頭上的菊花好奇的往上瞧了瞧。

呵,是個短髮的女孩子。可是我並沒有向她道歉,因為我的心情仍是很差,而她偏偏阻止了我的發洩行動。倒是她,看了我很久,我才注意到我砸中的是這次辯論比賽的冠軍。

這下可好了。我對自己翻了個白眼,不但沒有發洩成功,還惹了個大麻煩上身。沒多久,我果然聽見我背後傳來慢慢接近的腳步聲。

「嗯……我想……這個東西毫無疑問是妳的吧?」她舉起那支光禿禿的花朵,衝著我的臭臉露出一個笑容。

「抱歉丟中了妳,我手滑了一下。」我拿回她手上的花朵,隨便的扯了個謊。

「我經過那兒時就注意到了,」她跟著我一起往下看:「到處都散落著菊花的花瓣,妳在這裡待了不少時間吧。」

「說得沒錯,李大偵探。」我悶悶不樂的回答。

「咦?」她頓時一驚,「我們認識嗎?」

「不認識。」我又把花往下扔去,以顯示我手的潤滑度。

「妳……」她看著那朵可憐的菊花毫無反抗能力的掉落下去,莫可奈何的笑了笑,「可真是個怪人。」

呵呵,現在才知道嗎?那朵菊花就好像現在的我一樣,不過是個廢棄的殘骸罷了啊……

我面無表情的看向這位辯論高手,「有何貴事,李小姐?」

但我的冷漠並沒有惹惱她,她只是不經意的甩甩她的短髮,依然是原先那種微笑。

「沒什麼,我只是想對某個偷偷調查我的人做個自我介紹。」

「不需要。」我冷淡的斜睇她一眼,「妳的大名現在還貼在走廊的紅榜上呢,李浩琳小姐。還有,我可沒什麼興趣調查妳這種無聊的人。」

「妳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她繞到我右邊,趴在欄杆上盯著我的臉。

「為什麼我得回答妳!」我跟她大眼瞪小眼,滿臉是不肯屈服的表情。

「因為我想知道。」

這個答案很簡單,可是不能讓我服氣。

「妳想知道我就一定得告訴妳嗎?」我瞪著她,好一會兒才忿忿的說,「想問什麼快說啊。」

「我很好奇妳為什麼要拔菊花,我相信妳一定是在發洩,可是我想知道原因。」

「浩!」

一個聲音同時吸引了我們兩個人的注意,我往下一瞧,看見一個綁辮子的女孩怒氣沖沖的站在下頭。

「浩!妳在做什麼!」那女孩重重的跺了一下腳,而我旁邊那個不知死活的傢伙那種大難臨頭的模樣讓我發笑起來。

「糟、糟糕。」她連忙往後退了幾步,「被……被她看到了……」

「怎麼?」我幸災樂禍的笑道,「難不成她會揪著妳的耳朵把妳毒打一頓?」

她沒有答話,只是看了我一會兒,才恢復了笑容,「哎,妳笑啦?那我等會被毒打也是值得的。」

我愣了一下,可是並沒有表現出我的錯愕,只是神情冷漠的轉頭看向澄藍的天空,「我還沒有可憐到要一個和我毫不相關的人來安慰我,但是,還是謝謝妳。」

「我不是毫無理由的上來……」

「浩!」

李浩──她後來如此跟我自稱──被下頭那個不耐煩的聲音再次硬生生打斷,她搖了搖頭移動到樓梯旁,一副等著受死的苦哈哈樣。「連妳的名字都還不知道……」

「喂!」我突然有種衝動叫住了她,「我叫鄭晴瑜。」

***

「等等等等!」

坐在我對座的凱倫小姐一看到這裡,不可思議的抬頭向我質問:「妳怎麼可以用鄭晴瑜當小說角色!這是妳的本名耶!」

今天,是個晴朗無雲的五月天,我和我的責編正坐在出版社對面的露天咖啡廳外。

這裡是我常跟她討論劇情,也是常聽她埋怨她男友的地方。

「我暫時想不到其他名字。」我聳聳肩把問題回拋給她。

凱聽完皺眉撐頭沉思起來,把紙本稿又從頭開始讀了一次。

「我覺得很詭異,」她狐疑的抬眼看我道:「這不會是妳曾經發生過的事吧?」

「妳說呢?」我啜飲起我的拿鐵笑問。
 

 
─《一朵菊花》小說共 15 篇,您正在閱讀第 1 篇─   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回【錯誤的暗戀】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