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香愛
(2)偷心
(3)香檸
(4)慢慢喜歡妳
(5)曼露情
(6)蒹葭蒼蒼I_我只在乎妳
(7)緣情書
(8)流光天使
 
 
>  首頁  >  女女激愛  >  錯誤的暗戀  >  《一朵菊花》  >  一朵菊花【4】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錯誤的暗戀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29463 
小說名稱:
《一朵菊花》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1122 
本篇文章標題: 一朵菊花【4】 本篇文章點閱率: 1242
作家筆名/ID: 西川嵐(nishikawaran 文章發表時間: 2017-08-08 00:47:04
       
─小說簡介─
 
這是一段追尋真愛,與「初衷」的故事……

十年後,在我和妳終於相遇的現在。這部小說就由「我」的完成來告訴妳:
我愛妳,就是菊花所代表的花語。

年近三十的鄭晴瑜,毅然告別高薪工作擠身為專欄作家,為的是追尋心底深處積壓已久始終不曾停止燃燒的愛戀。而刻意將本名放進小說的她,卻引發責編凱對她感情世界的好奇。

「我要怎麼幫妳找她?」
「連載開始後,給我看所有的讀者回函。」

明明已經有男友,凱卻還是被晴深深吸引,掙扎在異性與同性戀之間,凱無所適從。晴更在好友的勸阻下,亟力抗拒對凱的情感。

迷惘又糾結的愛戀,就像個漩渦,所有情感濃烈的起伏都撞擊著心情,一瞬間就會把人吸進去。
 
─內文─
 
我愣了一下猛然回頭,卻看見身穿雪紡洋裝的凱呵呵笑著偎近我。

「幹嘛那種表情?妳以為我是其他人?」她一臉調皮的反問。

「妳的手在幹嘛?」

我冷靜下來後沉聲問她:「編輯都這樣對作者上下其手的嗎?」

「我看妳在想事情,突然想勾勾看嘛。」凱吐吐舌頭解釋:「妳不是說,這在女校很正常的嗎?我也想體驗一下啊。」

「是沒錯,但妳勾著我沒辦法翻書呀。」我反駁不了她,只好找了個理由苦笑拉開她的手。

「那麼久沒見還這麼小氣。是怕被女友看見喔?」

凱咕噥完,便舉起她的Longchamp包衝著我一笑道:「我今天有帶讀者回函唷,等等找地方一起看吧。」

「謝謝,」我笑著點點頭,「我們連載的雜誌多久發行一次?我忘了。」

「吼!不負責的作者耶。雙週一次呀。」

雙週嗎?我想了想後回她:「那我順便在這裡翻一下吧。」

「呃,不要啦!」她突然急急攔住我,神色變得有些慌張,「我再把公關書給妳就好!難得來不要浪費時間,看別的東西嘛!」

「……說得也是。」

雖然凱的反應不太尋常,我還是同意她的建議笑著問:「那妳想逛什麼?大小姐。」

「我好奇妳都看什麼?妳只看小說嗎?」」她歪頭問我。

「不一定,勵志、理財、文學都看。」我隨意翻動書頁,繞著迷宮似的展示平檯開始走動。

凱跟著我走了快二十分鐘,終於忍不住在一旁嘟嘴賭氣的問:「妳都不看漫畫或言情嗎……這麼上進。」

「這幾年就比較少看了,」她小孩子氣的表情讓我想笑,「但言情我國中時很愛看,還被爸媽訓話說那是色情小說。」

其實我反倒覺得言情對文筆很有幫助,但升學至上的爸媽當時不可能懂這些。我想如果我有小孩想成為作家,我一定會百分百贊成他多看幾本暢銷作家的言情故事。

「那……兩個女生也可以做嗎?」凱這時突然天外飛來一筆。「我看完妳的小說一直想問妳耶。」

我愣了一下猛然回頭,卻看見身穿雪紡洋裝的凱呵呵笑著偎近我。

「幹嘛那種表情?妳以為我是其他人?」她一臉調皮的反問。

「妳的手在幹嘛?」

我冷靜下來後沉聲問她:「編輯都這樣對作者上下其手的嗎?」

「我看妳在想事情,突然想勾勾看嘛。」凱吐吐舌頭解釋:「妳不是說,這在女校很正常的嗎?我也想體驗一下啊。」

「是沒錯,但妳勾著我沒辦法翻書呀。」我反駁不了她,只好找了個理由苦笑拉開她的手。

「那麼久沒見還這麼小氣。是怕被女友看見喔?」

凱咕噥完,便舉起她的Longchamp包衝著我一笑道:「我今天有帶讀者回函唷,等等找地方一起看吧。」

「謝謝,」我笑著點點頭,「我們連載的雜誌多久發行一次?我忘了。」

「吼!不負責的作者耶。雙週一次呀。」

雙週嗎?我想了想後回她:「那我順便在這裡翻一下吧。」

「呃,不要啦!」她突然急急攔住我,神色變得有些慌張,「我再把公關書給妳就好!難得來不要浪費時間,看別的東西嘛!」

「……說得也是。」

雖然凱的反應不太尋常,我還是同意她的建議笑著問:「那妳想逛什麼?大小姐。」

「我好奇妳都看什麼?妳只看小說嗎?」」她歪頭問我。

「不一定,勵志、理財、文學都看。」我隨意翻動書頁,繞著迷宮似的展示平檯開始走動。

凱跟著我走了快二十分鐘,終於忍不住在一旁嘟嘴賭氣的問:「妳都不看漫畫或言情嗎……這麼上進。」

「這幾年就比較少看了,」她小孩子氣的表情讓我想笑,「但言情我國中時很愛看,還被爸媽訓話說那是色情小說。」

其實我反倒覺得言情對文筆很有幫助,但升學至上的爸媽當時不可能懂這些。我想如果我有小孩想成為作家,我一定會百分百贊成他多看幾本暢銷作家的言情故事。

「那……兩個女生也可以做嗎?」凱這時突然天外飛來一筆。「我看完妳的小說一直想問妳耶。」

我放下手中翻動的書頁,瞥見旁邊有個西裝筆挺的上班族也正在斜眼看她。

於是我放下書,刻意往沒人的歷史書區走去。

「等等啦∼∼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耶∼∼」提問的惡魔娃娃發現我的手又插回口袋,再次追上來吵著要體驗,邊笑邊勾著我往歷史書區走去。

「要出版商業誌的是你們,十八禁要不要加,是編輯做決定吧?」

我這次沒甩開她,拉回原本的話題側頭笑道:「否則……上床時該吻哪裡,敏感的地方要用多少力道,到時候,妳就通通有機會知道了。」

「………!」凱突然倒吸了口氣的停住腳步。

「妳……妳在說什麼!」我回頭一看,發現她滿臉通紅的停在原地跺腳道:「我!我是要妳……用寫的!」

「……我本來就是說用寫的。」她的反應讓我不解的反問回去:「難道妳連上床也想跟我體驗一下?這個我無法奉陪喔。」

「不要講了啦!」

她氣炸到連耳根都紅了,突然讓我覺得逗她很有意思。

「要喝點冷飲嗎?」我笑著建議完,突然有點羨慕起那擁有她的幸福男人。

但凱只像隻河豚似的氣呼呼沒回答,隨即轉身大步朝地下樓的方向走。

我只好跟在後頭追上她,她邊走邊惡狠狠的警告我:「別以為妳長得好看我就吃這套,下次再欺負我,我會叫老大把妳的責編換成男的!」

「但是是妳先問的……」她立即狠瞪我一眼阻止我再講下去。

……所以我又招誰惹誰了?

都已經坐進美食街的咖啡廳裡,凱卻遲遲沒原諒我方才逗她的舉動。她點完一杯冰可可後把雙手叉在胸前,賭氣似的埋怨起來。

「我發現妳的小說有個問題,非常大!」

我撐著臉正在煩惱該選哪種套餐,聽到這句話時立即抬眼看向她。

「……呃,」看到我的視線她瑟縮了一下,隨後不服氣的猛拍桌,「就是名字!」她大聲強調:「妳的個性根本是李浩琳而不是鄭晴瑜!」

喂喂,這算什麼大問題啊。

我聽完她的結論暗自意外,苦笑著反問:「我的編輯,妳怎麼了?我可是寫小說的人。就算我現實生活個性偏向李浩,也只有妳知道,不是嗎?」

「還有Jassie也知道。」她挑釁道。

我無視這句話,搖搖頭垂眼看回我的菜單,嘆道:「所以,妳又在吃醋?」

「本來就是……咦……不對啦!」她理直氣壯回答完又慌張更正:「我要講的是……對!妳這種寫法會讓妳的編輯錯亂!沒錯,會超錯亂!」

「會錯亂又怎樣呢?」我撐著臉挑眉繼續等她解釋下去。

「會……會讓我覺得妳雙重人格……」我的平靜反倒讓她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我會搞不懂……自己到底瞭解的是哪個妳……」

「但雙重人格會影響什麼?我的文章嗎?」我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的反問:「還是妳對我的感覺?」

「妳!妳不要誤會!」凱像被雷劈到似的跳起身子反駁:「編輯當然不可能這樣受到影響,我只是擔心……」

「妳不覺得雙重人格對作家才有幫助嗎?」我打斷她,向她舉出一個實例道:「像二十四個比利那樣。」

凱聽完固執的搖搖頭:「雙重人格會先讓人聯想到精神方面的症狀……」

「就像有人說同性戀是病一樣?」我笑著將身體靠進椅背,她立即縮了一下身體,道:「……對不起。」

她好像覺得自己說錯了話,認錯的低頭解釋:「……我沒有那個意思。」

「好了。妳這樣慎重道歉反而更讓人在意了吧?」

「我真的沒那意思!」她的慌亂讓我覺得她好像很怕重傷到我,我於是笑著對她搖搖頭。

「妳是巨蟹座,對吧?」我跳開話題問她。

「嗯……」凱不解的點頭完,我又接著補充:「月亮是處女座、上升是金牛座?」

「妳記得好清楚!」她張大嘴意外的驚叫一聲。

「既然如此,」我歪頭反問她:「那每個人是不是多少有些雙重人格,甚至是三重人格呢?」

「呃,這樣講也沒錯……」這論點讓她似乎找不到理由反駁我。

「對我而言,雙重人格就像我愛上的是女人一樣,只是靈魂和他人有所不同。」

凱默默看著我,眼神裡出現了某種迷惘的異樣色彩。

「但只要瞭解每個存在的自己就好,那就是一個完整的『全知』。就能在身體裡和平共處。」我開始攪動剛送上來的冰焦糖拿鐵,滿足的吸了一口後結束這個話題。

「……所以,妳瞭解妳自己的其他個性嗎?」她似懂非懂的皺眉問我。

「嗯。」我點點頭回答。

凱聽完,靜靜趴下看著眼前帶滿水珠的冰可可,一語不發。

於是我立即把握這段短暫的沉默時間,將手移向她擱在桌邊、綑成一小捲的讀者回函上。

讀者回函有種很奇妙的現象,往往只有評分,但意見欄大多是空白的。

可很有趣的是,願意寄回函的這群人,卻又代表他們願意用行動對作品表達支持或建議。

不過,我現在最需要的是文字留言。數字是很大的鼓舞,但比不上我急需知道這些人究竟要什麼的渴望。

我再次一張張掃過眼前那些回函,手上還有一小疊,我抱著希望繼續看下去。

「……妳想找什麼?留言嗎?」一直趴在桌上靜靜看我的凱突然說話了。

我點了點頭。

「這樣找有用嗎?雖然妳是用本名發表,但或許她根本沒看我們的雜誌……」

看她喋喋不休的質疑我看回函的動機,我忍不住苦笑著搖頭問:「凱,妳知道作者最重要的資產是什麼嗎?」

「文筆呀、才華呀、天賦呀,不然呢?」她嘟著嘴反問。

「是讀者。」我笑著強調:「讀者和作者像一對戀人。沒有讀者的鼓勵,作者再怎麼對寫作充滿熱情也會失去動力……」我語聲漸弱,一串黑字在我翻動紙張時瞬間掠過我眼底。

我立即往回翻了幾張,看見那張回函上頭寫了一串話:這是妳的真實故事嗎?
 

 
─《一朵菊花》小說共 15 篇,您正在閱讀第 4 篇─   <<上一篇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回【錯誤的暗戀】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