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點點星火
(2)櫻花翩翩
(3)天黑黑
(4)餘波盪漾
(5)曼露情
(6)留燈
 
 
(1)秋陽
 
>  首頁  >  女女激愛  >  錯誤的暗戀  >  《一朵菊花》  >  一朵菊花【2】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錯誤的暗戀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29463 
小說名稱:
《一朵菊花》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1122 
本篇文章標題: 一朵菊花【2】 本篇文章點閱率: 1025
作家筆名/ID: 西川嵐(nishikawaran 文章發表時間: 2017-08-08 00:30:25
       
─小說簡介─
 
這是一段追尋真愛,與「初衷」的故事……

十年後,在我和妳終於相遇的現在。這部小說就由「我」的完成來告訴妳:
我愛妳,就是菊花所代表的花語。

年近三十的鄭晴瑜,毅然告別高薪工作擠身為專欄作家,為的是追尋心底深處積壓已久始終不曾停止燃燒的愛戀。而刻意將本名放進小說的她,卻引發責編凱對她感情世界的好奇。

「我要怎麼幫妳找她?」
「連載開始後,給我看所有的讀者回函。」

明明已經有男友,凱卻還是被晴深深吸引,掙扎在異性與同性戀之間,凱無所適從。晴更在好友的勸阻下,亟力抗拒對凱的情感。

迷惘又糾結的愛戀,就像個漩渦,所有情感濃烈的起伏都撞擊著心情,一瞬間就會把人吸進去。
 
─內文─
 
「唉……學生時代的感情喔……」她臉上的表情一時沉了下來,最後說聲「算了」,就整整稿子放在一旁,開始吃起她的凱薩沙拉。

「我好像沒問過,妳怎麼會放棄工作來寫小說的?」

凱平常習慣叫我「妳」,而我則習慣叫她「凱」。這時我面前的她正睜大著眼認真的看我,但嘴角卻黏著一點點麵包碎屑。

「妳……擦一下。」我無奈指指自己嘴角,把紙巾遞給她。

她「啊」的一聲,慌張接過紙巾擦完,立即從包包裡掏出鏡子左右猛照。

「好了,妳很美了。」我忍不住笑著阻止道。

其實,我說這句話並不是在恭維她。至少光坐在這裡的一小時裡,我就注意到不少男人路過時一直猛盯著她看。

凱矮我一個頭,皮膚很白又配上一頭棕色及腰的大波浪長髮。笑起來眼睛總會瞇成一條線,讓她像個法國娃娃似的,有種特別惹人憐愛的特質。

「誰叫妳要笑我。」她尷尬收起鏡子後,才又回到原本的話題:「說嘛!妳原本做行銷的不是嗎?那個產業的行情比出版好多了耶。」

「因為我發現我是文人,不適合當商人。」我笑答。

「就這樣?」她聽完不以為然的哈哈大笑道,「呆耶!要我是妳,一定會一邊寫一邊賺。」

但待在出版業的凱不瞭解行銷產業變化很快,並不適合我這種喜歡慢慢思考的個性。被逼著做自己不喜歡的事,當虛偽的自己,工作時間總會變得特別漫長。

於是,我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

「還有另一個原因,我要挽回。」

「挽……回?」才剛說完,凱正要入口的玉女蕃茄立即停在空中。

「女朋友嗎?」她一臉吃驚又興致勃勃的問。

「……」我笑了笑,沒回答她。

「說啦!」她懇求的放下叉子道:「我怎麼都沒聽說妳有女友?是上次問妳電話的那個嗎?還是上上次那個工讀生?還是……」

我正要阻止她別再繼續胡說下去,凱的手機這時響了。

她看了來電顯示後不悅的皺起眉,向我點點頭致歉後才接起來電,但接通後遲遲沒有說話。

我聽見話筒另一端傳來激動的吼聲。為了不讓她難堪,我把臉轉向街道另一頭假裝沒聽見。……看來是她的男友李奧。


說起來,凱和李奧的關係很微妙。他們不像一般情侶刻意過紀念日,甚至,連去年我出席她們尾牙以及同事聚餐,也沒看見李奧出現過。

李奧和凱有各自的生活圈。但,誰猜得到他們竟整整交往了七年。

這是一般人聽見,都認定該是個論及婚嫁的期限。去年聚餐我問過凱為什麼和李奧交往,她只回答我李奧是她大學學長,非常照顧她。而我也很快瞭解她這話背後的意思。

習慣,就僅是這麼簡單的理由。讓兩人能度過漫長的七年,沒人想先打破這寧靜且毫無火花的關係。但寧靜的背後一定有什麼原因,只是我從不深問凱在感情那塊領域的真正想法。

「我今天要加班,加很晚。」凱彷彿隱忍著不耐,說完這句話後就大力閤上手機。

「又加班?妳工作真的那麼多?」我問。

凱沒回答,只是心情欠佳的看了手錶一眼就起身準備離開。

「女孩子還是不要加太晚吧,做不完就帶回家做呀。」

我笑笑啜口咖啡並沒生氣。這半年來我也習慣她時好時壞的脾氣,甚至嘲笑她根本就是隨月亮的陰晴圓缺來決定今天的心情。

不過凱加班的時間真的很長,好幾個晚上我收到她在公司用MSN問我在幹嘛,而時間都是過了十點之後。

「妳頭髮長了。」臨走前凱突然回頭跟我說。

我回看她一眼,反問:「不好看?」

她搖了搖頭,「我比較喜歡這樣。」她哈哈笑著:「妳每次剪都太短了,好呆喔。」她笑著說完,臨走前留下一句:「晚上見∼要跟我講妳女友的事喔!」說完就匆匆的抱著牛皮紙袋跑向對街的公司大門。這女人心情好得也太快了點。


結完帳後,我提著筆電決定沿著這條街一路散心下去。這條街兩端種滿高大的木棉花樹,午後的陽光隨風透過林葉之間,照得紅磚道上閃閃發亮。

台灣的夏天越來越早,我踩在落葉上頭看著那些枝椏。 
 
它們會在春天結芽、開出美麗的紅花,最後,整條街會佈滿柔軟的白色棉絮……就像幾年前那個仲夏夜夜晚,我和她,踏在一條六月雪後的北國街道上。

和她在一起時我常開車帶她去兜風,只因為我喜歡看她望著窗外景色專注的模樣。我好奇看著藍天的她在想什麼,看著鞦韆上的孩子又在想什麼,手裡的筆記本記下的又是什麼。

之後,我試著去她常去的書店、去她曾經唸過的學校,坐在那裡的階梯上,抱著希望想在那裡找回熟悉的感覺,但結果卻都讓我失望。

妳在哪裡?我無數次在心裡這樣問著。

縱使知道妳再也聽不見,我還是一天天在心裡這樣無數無數次的問著。

外套裡突來的振動讓我從沉思裡回神。我站在木棉樹下掏出手機,接起來,是凱有氣無力的聲音。

「妳這麼想我?才不過半個小時耶。」我笑問完。電話那一頭變得一陣沉默,幾秒後,大吼聲爆了出來。

「想妳個鬼啦!下星期一給我準時交稿!」

小姐……貴公司是可以讓妳這樣大吼大叫的嗎?

我嘆口氣關上手機,繼續懶懶的跟著天空的雲往回家的路慢慢走去。


2

「同樣是感情,為什麼妳跟他差那麼多?」

晚上回到家,看見凱在MSN丟了離線訊息給我。

我洗澡完出來上線的時間剛好十點。我把毛巾掛在頸間吸著髮尾滴下的水,一邊把訊息回丟給她:「什麼意思?妳下午丟的那個問題。」

過了十幾分她才回我,「妳很愛妳想挽回的那個人?」

我已經又打了一小段文章,頭髮也乾了。

「……她是我的一部分。」

我猜她或許會說我很肉麻。但這確實是真心話。

「妳們什麼時候認識的?」

「高中。」

「她什麼時候走的?」

「……」我在螢幕前苦笑一下,思索該回她些什麼。因為這個答案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但我要怎麼幫妳找她?」看我一直沒回應,凱好一會兒又敲來這段話。

我回:「連載開始後,給我看所有的讀者回函。」

「……嗯,真羨慕妳想找的那個人。」她繼續一段段的傳來,「我覺得妳真的愛她,像我跟李奧,就有個臨界點怎麼也突破不了。」

「那是你們時間太久了,才讓妳開始胡思亂想。」

「不、不是這個問題。我只是……在忍耐而已。」

她回答完後突然跳開話題,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我聊起漫不相關的興趣。

我陪她聊了音樂、聊了電視、聊了一堆有的沒的雜事後,終於忍不住問她:「妳到底在忙什麼?十一點半了耶。」

她真的很令人擔心,卻總是固執的說不聽。

「妳不要老把公司當家。妳是在過人生,不是在賣命。」

大概是見我發火了,她過了五分鐘才回我:「是小霜的稿子,要改。」

小霜?看到她的回答我皺起眉。

我從不覺得這寫了幾年小說的女人需要讓凱改稿到這種時間。我正要回問她時,她又傳了訊息過來:「還有,我在等李奧。他要來接我。」

「妳看,你們還是很好的不是嗎?」我看完才放了心,安慰的敲了回去。但傳回去時,她已經突然離線了。

真是的……

我在心裡埋怨完後拿起桌邊的日曆,在凱指定交稿的下週一日期上畫了個圈。

*****
 
自從那天過後,我發現浩變得怪怪的,走廊上碰到想跟她打個招呼,她不知道是真沒看見還是裝傻,居然視而不見的從我旁邊走了過去。而且,不只一次……

我告訴自己是因為辮子女孩跟在她身邊,所以她不敢明目張膽的放肆。可是今天我在吃飯時看到她單獨一個人,我確定她已經看到我了,可是她真的別開頭轉身就走。

我無法理解她這樣的漠視,於是追上去重重在她身後打了一下。

「妳這是什麼意思?把我當隱形人?」

「不、不是啊……」她好像真的很痛,大概是我出手重了些,「只是我想少在妳周圍閒晃的好,否則又會忍不住想跟妳胡鬧一下……」

「妳這樣好像我是妳債主似的,一看到我就跑。」

「那,妳是說以後我可以跟妳打招呼了?」

怎麼像個小孩子一樣……

我雖然表情很嚴肅,可是心裡卻不免笑了起來,「可是不許胡鬧,我先跟妳聲明。」

「不會的啦,」她愉快的笑了,是我好久不見的燦爛笑容,「妳在這裡等等喔,我去買午餐,我們一起吃飯!」她說完就往餐廳的方向跑去。

我坐在面向操場的階梯上等她回來,這時背後響起一個熟悉、但我再也不想聽到的聲音。

「鄭晴瑜。」

我傻了一下,渾身打起了寒顫,縱使現在溫柔的陽光正灑落在我的身上。

「哎,叫妳怎麼不回呢?妳還是這麼沒禮貌。」

白慈恩笑咪咪的繞到我前頭,旁邊多了個俏麗可人的女孩。我把臉轉向另一邊,不想看見他得意的神情。

「我想跟妳介紹一下我的新女朋友,噢,妳的臉色怎麼那麼難看呢?」

「不用介紹了,因為那並不關我的事。」

我盡量裝出不受打擊的模樣,高高抬起頭起身就走。聽見他在後頭傳來的笑聲,我知道自己徹頭徹尾的輸了,可是我不想讓他知道,只有自己邊跑邊哭起來……

「妳怎麼了?」

我沒注意浩朝我走來,一頭就這樣撞了上去,把她撞退了一步。

「妳怎麼了,為什麼在哭?」她似乎很訝異,短短幾十分鐘內我居然能把心情大幅變化,而且那麼極端……

「鄭晴瑜,如果妳還想回心轉意,我歡迎妳來拜託我!」白慈恩大聲在我後頭補充,他的聲音引起了浩的注意,她抬頭看了他一會兒,直到他帶著他的新女友離開。

「是他?傷害妳的那個人?」
 

 
─《一朵菊花》小說共 15 篇,您正在閱讀第 2 篇─   <<上一篇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回【錯誤的暗戀】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