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秋霜花月
(2)慢慢喜歡妳
(3)風輕日暖
(4)天黑黑
(5)晴空萬里
(6)天天想妳
(7)夏夜晚風
(8)安然如素
(9)夏日戀情
(10)以後別做朋友
 
 
(1)秋陽
(2)藍斯
 
>  首頁  >  女女激愛  >  殘酷與華美的世界  >  《那些女孩》  >  那些女孩【3】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殘酷與華美的世界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19561 
小說名稱:
《那些女孩》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2745 
本篇文章標題: 那些女孩【3】 本篇文章點閱率: 1208
作家筆名/ID: 宇襲(kangtame 文章發表時間: 2014-08-28 11:37:53
       
─小說簡介─
 
戀愛失敗的時候,妳會怎麼做?

她會,轉身逃跑。

換了全新的家,新的上班路線,新的服裝,新的交際範圍……她精心將一切佈置為前塵往事,以為如此就能一覺醒來重新開始。
寂寞上身,嚙咬著漫漫長夜。
很痛苦,但該如何修正錯誤的愛情航線?

尤其這一次,她似乎又要重蹈覆轍......
 
─內文─
 
路淇在電話裡的口氣很輕描淡寫,『好久沒有一起吃個飯,』彷彿只是準備閒話家常般的朋友聚會,『妳一定要來哦,就我們兩個好好聊聊!』接著完全不給她反應的空間和時間,通話就斷了。

該來的總會來,她怎麼會天真以為路淇說的「好久沒有一起吃個飯」只是恰巧?她們向來就沒什麼深厚交情又有何好聊?但既然不到立即性的隔空開罵,想來可能是為了刺探口風。

她沒有打給墨遲,不想把自己搞得真如第三者那般的與人串供。

不是第三者,那她給自己的定位是什麼呢?
不知道,她向來在情感上就特別優柔寡斷,沒有本事幾天之內就誠實直白的面對內心、做出選擇;路淇遲早會察覺不對勁的,但弱星仍不確定見這一次面,自己該以什麼態度微笑以對?

她為了公事正焦頭爛額,約定的晚餐隔天就要飛東京工作,但她仍然空出兩個鐘頭,而且極其慎重的挑了半小時的外出服。

在精品名牌擔任採購的路淇相當看重穿著,專跑時尚線採訪的弱星向來也維持極佳品味,還常來往的那陣子她們每次見面,臉上維持合宜笑容,心裡則慢慢地將對方細瞧一遍,非常公平的有批評也有讚美,算是互相有了認同。

這是男人絕對不懂、女人專屬的一種在外貌舉止上的驕傲與自負,只消幾個目光來回,就能寫下分數,將其認定是對手或不足一哂、深具質感或品味低落?
很多時候不一定非要比出高下,但絕對不能矮人一等,這通常就是女人的心態,微妙又矛盾的角力賽,如同這個飯局一般。

弱星對著衣櫃發呆,想起那天在w店的偶遇,路淇手上拿著的洋裝正是這季的主力款式,最後她也如自己預測,選擇女神般典雅的白色,女人味十足就是路淇的完美形象,尤其是她高挑修長,是天生的衣架子,很少有不能駕馭的服裝。

而她則勝在四肢勻稱,五官精緻、小巧的心型臉特別適合這幾年最流行的中分長捲髮,她知道自己長相細膩,反而不愛穿過於女性化的衣服。想了好一陣,終於決定挑Seven Jeans的深灰刷色窄管褲,Angora質地的寬大乳色毛衣,露出肌膚光滑的左肩與細緻的頸項,不配首飾,細跟而鑲滿透明Swarovski的高跟鞋是唯一的點綴。

她選好皮面嵌著尖型卯釘的信封式手拿包,那瞬間腦海突然閃過自己拿著這包、狠狠搧過路淇臉龐的肥皂劇荒謬鏡頭。

心情越是高高懸起,外表就越要雲淡風清,弱星捨棄風衣維持簡潔,在寒流走後稍稍回暖的夜中攔了計程車,奔赴路淇指定的高級居酒屋。

她抵達時路淇已經到了,服務人員領著她走向事先預訂的半開放包廂,路淇一個人坐在裡頭,正喝著溫過的清酒。遠遠的弱星就看見她穿著及踝的黑色連身長裙,腰際以上半透半顯的蕾絲布料和一字領的設計,將她上身襯出穠纖合度的美艷之色,路淇舉著瓷杯,若有所思的安靜幾秒後抬頭飲下,她非常專注的喝酒,沒有察覺旁人的存在。

弱星收回視線,提醒自己深呼吸兩次才慢慢的走過去。
「嗨,路淇。」

「來啦,」路淇抬頭,她有點往上飛去的漂亮眼尾已經含了薄醺,「坐。」
「妳到很久了?」弱星問得保守,她揣度著路淇似乎已經喝了不少。
「沒有,才一下。點東西吃吧。」

她們沉默的各自看了menu,最後由弱星向服務人員點菜。路淇支著下巴專心一意地打量她,待服務人員離開後,她才慢吞吞的開口,「真的是好久不見了。」
「真的,」弱星望她幾眼,「妳怎麼剪短頭髮了?」
「好看嗎?」路淇甩了兩下頭,削薄的髮尾晃動著。
「不錯,很適合妳的臉型。」
「上禮拜才剪的。」
「啊?」
其實弱星記得很清楚,上週碰見時路淇還是一頭巧克力色、沒有瀏海的長直髮;但既然當時沒人和她打招呼,她現在也就一臉驚訝。
「跟她在一起三年沒換過髮型,我自己都看膩了,更何況是每天跟我睡的人。」
口氣俏皮,路淇只用“她”,有意無意營造某種心照不宣。「所以就一口氣把它剪掉,又痛快又清爽。」

「吵架了嗎?」弱星執起筷子,也淡淡的。
「嗯?」
「聽起來像是吵架了。」她側臉溫笑,「剪頭髮的原因。」
「吵架嗎?」路淇輕嗤,「要是吵一架就剪頭髮,我現在可能沒得剪了。」

弱星默不作聲,路淇沒聽見回應,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以前剛在一起的時候,她叫我路路,我們三更半夜不睡覺,什麼都聊,完全接受彼此的想法,總覺得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未來就會很有趣;但是現在,她叫我路淇,」說到這裡她斜斜勾起唇角,笑容淡薄,「然後每天講的只剩下工作跟晚餐吃什麼?妳知道嗎?以前只有吵架的時候她才叫我路淇,可是從以前到現在,也只不過兩年而已。」

路淇這一長串話語讓弱星突然驚覺自己掉進某種傾訴的場合,她在路淇略微迷濛的眼裡看不見任何攻擊性,使得所準備好的防備態度也正緩慢分解當中,她有點猶豫地:「路淇,妳喝醉了?」

「妳是說喝這一點嗎?我才沒有。」路淇堅決反對這個結論,突然說:「妳跟墨遲兩個……」
心被高高吊起,弱星看著對方微啟的唇,掌心不自覺捏得好緊。
「妳們兩個是好朋友,」路淇認真的看著她,「墨遲說過只有妳最了解她,所以妳才不會站在我這邊呢!」她又倒了杯清酒,舉向弱星,「不過我很好奇,妳們既然認識了那麼久,感情又這麼好,為什麼?為什麼跟她在一起的人不是妳?」

為什麼?弱星一怔。
她當初也問過這句話。

『我們太懂彼此、也太遷就彼此了;可是有的時候,戀愛是一種超乎常理的衝動、是一場什麼都不知道的冒險,因為新鮮的感覺所以才有所行動,幾乎沒有理智可供分析的,讓妳像著火一樣……』

而她們之間無論怎麼走偏的,都早已錯失冒險的那一刻。

仔細在回憶中瀏覽每個與墨遲相處的段落、想起她們的偏離,就覺得事情並沒有錯,本該如此,她們從來就只是幾乎接近而已,再好再懂再親密都只是,幾乎。

「雖然妳們是好朋友,但這些事我只跟妳說,」路淇沒等她的回答,一口氣喝掉酒、甩了杯子,突然之間握住她的手,臉上盪漾著奇異的笑著哀傷:
「只要她還說她愛我,我就不會離開她。」

不能成語的看著路淇,她知道路淇醉了,但路淇又是清醒的--甚至也許是最清醒的。

「她是愛妳的。」她慢慢蓋住那握著自己的手背,嘴裡的話並沒有經過思考,但她知道是自己選擇這麼說的:
「別擔心,她是愛妳的。」

她愛的是妳,不是我。

*

路淇堅持自己回去。
喝酒後的人特別倔,弱星勸動不了只好陪著等計程車,車都開了還不放心,站在路口目送到最後。

路淇走了,她的話卻留在耳裡。
冬季的夜裡冰冷是種習慣,弱星在風中絲毫不覺低溫侵襲的默默站著,她反覆想,無論怎樣驕傲的女人,身於愛情面前都是如此放下尊嚴的掏心挖肺。

忽然又想起該給墨遲發通簡訊,她垂頭打開手機,把路淇上車的時間、搭的車號傳了過去。正轉身要走,電話就來了。
她停下腳步,看著發亮的螢幕,這次沒有特意躲避的接起,「喂。」

「妳們剛剛見面了?」
「嗯,吃了點東西。」
「……居然,」驚詫結束,接下來的話裡含著苦笑,「是妳們先見面。」
她保留著回答,沒有說話。
「那我們呢?」
「什麼我們?」

「妳真的不想跟我見面談?」

聽見這句話,拿著手機的弱星突然抬頭,城市的天從來就不黑,而是隨處沾著一種灰濛怪異的濁色,仰著臉,突然之間發現眼眶濕潤,那濕潤裡盛著有一點難捨,卻又感覺終於解脫的輕快。

「妳什麼都沒有跟路淇說,對嗎?」

電話那端靜靜的,只有呼吸的聲音。

「我已經了解妳的想法,又有什麼要對我說的?」
「弱星……」
「路淇很好,到現在也是真心愛妳的。妳明明就知道不是嗎?」
「妳為什麼不給我說話的機會?」突破靜默,墨遲在那頭大吼,「為什麼?我想見妳,我想解釋,我--我們難道就真的……」

「真的,」弱星截斷她的話,無比認真的:「我知道妳想解釋,我也知道妳想掌控這些事,但是我更知道就算見了面妳什麼也說不出來,妳的問題是妳跟路淇之間,不是我。」她深吸一口氣,笑著的,「其實,只要老實承認我對妳而言最多就只能到好朋友,然後跟這個好朋友不小心上了一次床,就這樣,妳覺得太殘忍對吧?但這麼殘忍的部份,才叫事實啊。」

她現在明白了,感情的事在不對的時候柔軟和仁慈,才是真正的殘忍。

「就見一面吧,我們……」

來不及了。
弱星在心裡說。

也許再早幾天她會答應的,即使事情將變得更難收拾她也會答應見面的;但今晚路淇對她說的那些話,帶給她的震撼並非是來自於情敵的炫耀或打擊,而是當頭棒喝的事實。
她們之間的問題與她無關,她不要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份從好友、一夜情的對象到一廂情願的第三者,她想清楚了,這絕不是她要的,永遠都不會是。

真心愛一個人,就不會以錯的方式開始。
她想清楚了。

「那晚在床上,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醒來就開始遺忘的程序,從此即使在城市任何角落遇見也不驚慌失措。時移事往,當初如此貪戀而迷亂、體膚交疊所帶來的激烈顛狂,也終於在記憶中緩緩褪溫、失去真實,最後就連名字都不需要留有任何印象,因為不再向彼此招呼。

她們轉為彼此心中的一個殘角,一個代號。

曾經有過糾纏又能乾乾淨淨,都只是寂寞的肉欲罷了。
她們誠實以對,穿上衣服關門微笑。
並不說再見。
 

 
─《那些女孩》小說共 26 篇,您正在閱讀第 3 篇─   <<上一篇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回【殘酷與華美的世界】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