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秋霜花月
(2)慢慢喜歡妳
(3)風輕日暖
(4)天黑黑
(5)晴空萬里
(6)天天想妳
(7)夏夜晚風
(8)安然如素
(9)夏日戀情
(10)以後別做朋友
 
 
(1)秋陽
(2)藍斯
 
>  首頁  >  女女激愛  >  殘酷與華美的世界  >  《那些女孩》  >  那些女孩【2】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殘酷與華美的世界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19561 
小說名稱:
《那些女孩》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2745 
本篇文章標題: 那些女孩【2】 本篇文章點閱率: 1509
作家筆名/ID: 宇襲(kangtame 文章發表時間: 2014-08-28 11:27:43
       
─小說簡介─
 
戀愛失敗的時候,妳會怎麼做?

她會,轉身逃跑。

換了全新的家,新的上班路線,新的服裝,新的交際範圍……她精心將一切佈置為前塵往事,以為如此就能一覺醒來重新開始。
寂寞上身,嚙咬著漫漫長夜。
很痛苦,但該如何修正錯誤的愛情航線?

尤其這一次,她似乎又要重蹈覆轍......
 
─內文─
 
過自己的生活,尤其妳並不是一個人。

「妳覺得那個顏色好看?藍色還是白色?長度呢?應該不會太短吧?」
她在一波接著一波的詢問中回神,站在身旁、外表光鮮亮麗的女友左右各拿一件洋裝,對她的反應遲鈍有所不滿:「快點,憑直覺回答!」
「這兩件是一樣的?」她甚至沒有時間分辨兩件衣物是否相似。

「廢話,」女友漂亮的臉小小扭曲,「到底那個顏色好看嘛?」

每當這個時候她就實在不明白,購物本是這麼私人的事,所提供的意見也從未被採納,為什麼每一次都要問她?「深藍色。」
「可是冬天我想穿比較亮的顏色耶,」果不其然,女友皺起眉毛提出反對意見,「所以白色不好看嗎?」
「好看,」她只能這麼說,「但妳容易弄髒衣服,所以我覺得--」
「那就決定買白色!」女友對此決定歡欣鼓舞,立刻掏卡準備付帳,她收拾了唇邊未竟的回答,默默跟在對方身後。

其實不發表意見也無所謂,但她非常討厭表達了卻又被隨意忽略。購物是小事,然而失敗的溝通從某些細節就可以了解其來有自,交往的時間一長,好的不會更加光明,壞的卻愈發沉痾,她不相信只有她感覺得到,但為什麼身旁這個人可以若無其事?

她驚覺自己從前沒有這麼多抱怨,即使並未說出口,但想法一旦成形便頑固的凝結,對戀愛的不滿在沉默中翻攪,這竟只是一夕之間的改變嗎?充滿負面的思考再澆上一層又一層的罪惡糖漿,濃稠到使人無可自拔。

瀏覽櫥窗是女友的採購工作之一,於是她們花了很多時間在熙來壤往的街上走走停停,直到女友願意停下來喝杯咖啡休息為止,參與挑選洋裝之後再也沒開口的她安靜的往杯裡加糖,女友一邊揉著發痠的小腿,忽然問她:

「對了,剛才在店裡的時候,妳怎麼沒跟人家打招呼?」
「啊?」她不解。
「妳朋友當時在門口跟別人講話,妳沒看到啊?」
「我朋友?誰?」

女友的微笑忽然淡為某種奇特弧度,那一瞬停頓間閃過的深思,令她莫名心虛:
「馮弱星啊,妳們不是有連絡嗎?剛才我以為妳們吵架了,妳連看都不看她。」


*

「妳知道嗎?她看都沒看我。」唇角惡狠狠撇著,她一邊在兩個人的杯子裡倒酒,「完全。」
「我不能喝酒啦。」希兒擦著濕髮,對八分滿的酒杯皺眉:「很快就要開始巡迴了,我不想當很肉感的茶花女好嗎?而且可以拜託妳冷靜下來嗎?」
「我很冷靜。」她怒視希兒,「只是需要喝一點。」

「妳的一點太多了,」希兒把杯子移開,「面對現實很困難嗎?」
她一愣,「現實?什麼?」

「一夜情啊。」希兒拿起肩上的毛巾把頭髮盤起來,「一夜情的定義就是只有一個晚上,兩個人最好互相不認識,醒來之後一拍兩散最方便;就算認識從此以後也就是陌生人了,所以現在墨遲的反應很正常啦。」

「很正常?妳說她對我視若無睹很正常?」她瞪大眼,彷彿好友說的不是國語。
「我不是叫妳冷靜一點嗎?」
「我到底那裡不冷靜了?」她簡直想大叫。
「馮弱星,」把長髮盤得如印度人般的希兒突然湊近她,「有件事妳一定知道,現在的狀況叫做一夜情,接下來的狀況可能就叫第三者了,這是妳想要的嗎?」

這些字刺中她。她很清楚自己的確不想,在那些躲避與無法面對之中,總有一點這樣的原因,她明白她們的貪圖享樂傷害了它人,這是無論找多少理由也沒有辦法正當辯解的;但每當這麼想時,她又認為自己非常偽善,因為無論怎麼感覺抱歉,她傷害它人的方式並不留情。

「妳是因為沒辦法接受妳們的關係按照一夜情的流程走;還是真的想跟對方在一起,所以覺得痛苦,才產生這些情緒呢?」

「我們……本來是朋友。」
「現在已經是會上床的朋友了。」

事情不是一直這樣的,可是是誰讓事情變成這樣的呢?
被動接受,罪惡就比較少嗎?
她知道並不是如此,她沒有拒絕,甚至,她也沒醉。
畢竟她已經做錯了事,難道還要要求別人給她交代?

但是當她在店門外發現與她們的偶遇時,從剛開始的力持鎮定,到完全被忽視的震驚,最後則是那樣羞愧難當的微微抖顫,她無法克制自己的反應,尤其看見的是兩個人的畫面,讓她只想轉身就走。

準備接受採訪的服裝設計師以為她身體不適,省略了客套,直接移往二樓的同品牌餐廳,才結束了她的驚魂記。

分析歸納,對方當下的冷感最令她覺得……難以接受;但她現在更想知道難以接受的點是什麼?是自己有著和她走下去的希望?還是因為對於上過床的女人不該如此視若無睹?
那她們要以什麼方式相處?或者按照希兒與一般大眾的理論:睡醒之後她們本該一拍兩散,當個最徹底的陌生人?

*

路淇站在連身鏡前換上全新的洋裝,在略低的室溫中,她感覺那略帶細小皺紋的布材將白色揉為某種柔和但並不飄逸的形態,細百褶的裙身與波紋的裙襬,更使自己高挑的身材表現出高懸疏離的氣質。

白色是對的,她的決定一向是對的。
路淇很少後悔,即使後悔了也一概不承認,這是她最堅持的驕傲。她的人生哲學就是勇往直前解決問題,而不是一遇挫折就馬上放棄,所以後悔是沒有用的又何必表示出來?況且她向來相信自己的選擇不會錯到那裡。

出了狀況,就修復它,直接承認失敗實在太丟臉,絕對不是她的風格。

路淇沒有立刻換下洋裝,而是站在鏡子前檢視自己的每個角度,腦中一邊分析晚上那段畫面,也許是出於天生的優秀直覺,她就是覺得那裡不對勁,當時她幾乎都要上前和弱星打招呼了,然而身旁的女友卻像是沒看到一樣,一動也不動,表情僵硬。最奇怪的是弱星也像沒有注意到她們的存在,自顧跟人聊天,讓她就像站在玻璃罩外的觀眾,感受那一絲詭異而凝結的氣氛

只是,真的沒看見嗎?

她心中浮出的是個問號,朋友總說她過於敏感多疑,但她覺得敏銳對一個女人而言是必須具備的特質,所以她最討厭的,也就是那些生活的很粗糙,感受也毫不細膩的女人。

仔細回想一下,她與墨遲因為旁人介紹認識前,墨遲和弱星早就是朋友,程度到哪裡她不清楚,但在正式交往之前,她們三個還常一起見面吃飯,交往後這畫面就再也沒出現過了,單身與情侶狀態本來就難以融合於一桌單數當中,這是很容易理解的;但完全不打招呼可就不是能放在一起討論的狀況。

路淇傾向於女友是假裝沒看到人的。
但是,為什麼呢?

吵架?她沒聽說她們最近有什麼爭執,還是她們其實私下吵了,只是沒人透露給她知道呢?如果是吵架,重點內容是什麼?為什麼她什麼都不曉得?而又是什麼事讓交情這麼久的兩個人形同陌路呢?

問號嗶嗶啵啵如同煮沸的水面,思考中最後一個尖銳的點,突然性地使得路淇頭皮發麻,但她來不及想清楚,虛掩的門被推開,墨遲剛洗完澡,頭髮微濕的走進來。

她立刻轉身,裙襬旋出一個弧度。「好看吧?!」
墨遲把浴巾隨手掛在椅背上,沒什麼表情,「是問我嗎?」
「不然呢?」
「妳挑的當然好看。」這不算謊話,畢竟路淇的工作是品牌採購。
「不只是我挑的,妳也有給我意見啊。」她感受到某種非比尋常的氛圍,只得僵站在原地,有點委屈地解釋。
「我記得我給的意見現場被否決了。」
「妳怎麼了嘛?」路淇跑過去坐上床沿,挽住墨遲的手,「心情不好嗎?」
「那有。」
「真的嗎?」她仔細打量對方神色清冷的臉,「自從晚上遇到弱星之後,妳就怪怪的,妳們吵架了嗎?」
「什麼意思?」墨遲突然反應很大的掙脫路淇,轉向面對她,「我不是說了,我根本就沒看到她。」
「可是,怎麼可能嘛,她就站在門口……而且前幾天、」路淇回想起來,「前幾天妳不是才說要幫她連絡一個同行接受採訪嗎?所以……妳們沒有吵架吧……」聲音越來越小,她若有所思的垂下臉。

「真的就只是沒看到而已,妳幹嘛一個人胡思亂想?」完全無法抵禦這種單方面逼問的氛圍,就像動物一樣,光馮本能即可感到危機逼近般的汗毛直豎,墨遲突然站起,「我去倒水。」

「等一下。」路淇突然出聲,和剛才的謹慎柔和不同,口吻帶著命令般的堅決。

墨遲只有僵直的轉過身,低頭看她。

「告訴我,妳們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就像完全不同的人或是換了張臉,從路淇那抿得薄薄的唇間,每一個字都緩慢而清晰的從齒縫中推出來,「不要騙我,妳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妳說謊。」
 

 
─《那些女孩》小說共 26 篇,您正在閱讀第 2 篇─   <<上一篇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回【殘酷與華美的世界】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