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秋霜花月
(2)慢慢喜歡妳
(3)風輕日暖
(4)天黑黑
(5)晴空萬里
(6)天天想妳
(7)夏夜晚風
(8)安然如素
(9)夏日戀情
(10)以後別做朋友
 
 
(1)秋陽
(2)藍斯
 
>  首頁  >  女女激愛  >  行走真實之間  >  《游牧》  >  游牧【2】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行走真實之間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49824 
小說名稱:
《游牧》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0 
本篇文章標題: 游牧【2】 本篇文章點閱率: 1654
作家筆名/ID: 亞瑞(vander 文章發表時間: 2014-11-14 23:49:45
       
─小說簡介─
 
如果在地圖上畫出一個一個同心圓,才會發現我天真地以為自己在逃離的同時,只是在以妳為中心的軌跡上,游牧。

一路上,依然逐妳而居。
 
─內文─
 
我真真實實地感受到一道情感的流動,如細細涓流,流經心底,淺柔地幾乎難以察覺。
我將意希的不語當作默認。
「妳是怎麼確定自己對奈美的感覺…是愛?」這也是我的困惑,我一百萬分確定妳當時對我說的是愛,不只是喜歡而已,我的身體甚至記下了妳緊擁著我時的體溫與氣味,久久無法揮散。
但妳是怎麼確定自己是愛我的?愛上一個人如此容易嗎?那麼我愛妳嗎?這又是我另一連串的困惑了。
「愛就是…就算妳知道當妳看著她時會濕了眼眶,妳還是捨不得移開目光。」意希凝視著照片中奈美的甜美笑容輕嘆。
「奈美知道嗎?」
「她不想知道。」這句話聽起來弔詭,我卻明白其中的意思。
「好寂寞啊…」我嘆息。
「用她想要的方式去愛她,而不是我的,那才是真的愛。」
瞬間,我好像明白了意希這一席話背後的真義,一如妳放任我隨著我的心思游牧,即使我根本不清楚自己在追逐什麼。
「奈美的父母呢?」這幢房子看起來好冷清。
意希放下貓,貓兒細聲抗議後悠然走開,「在奈美二十一歲那年離婚了,父親在東京另有家庭,母親也是,奈美選擇不跟隨任何一方,堅持獨自居住在輕井澤,我放心不下所以也留了下來。」意希的視線重新回到照片上。
「那麼,奈美要出國,為什麼不請妳看顧房子和貓就好?」意希既然居住在附近又是青梅竹馬,遠比我這位跨國朋友值得信任得多了,不是嗎?
「我想,奈美會突然出國恐怕是因為我。」
是不是下雨的關係使得室內濕度過高了,我產生了一種濕意爬上了眼眶的錯覺,感覺意希的語氣裡同樣帶著濃濃濕氣。
「我想,奈美知道了…我對她的感情。」
「所以逃了。」結論想必是如此,一如此刻的我,
「我想,她還不能接受,這需要時間。」意希貌似企圖理智地去面對這件事,卻不自覺透露出沮喪。
意希讓我確確實實地想念起妳,意希對奈美的守候是否也如同妳對我的?相對地,意希的寂寞與悲傷是否也是妳正親嚐著的?
不捨。
有一抹小小的衝動在心底蘊釀,我開始想念妳,在這個寧靜的國度。
「雨變小了。」意希的聲音拉我回現實,窗外雨聲的確變小了,景物也不如剛才那般模糊。
「要不要一起去附近走走?」我問,來到輕井澤半個月了,我還沒有好好地認識一下這個人人口中的避暑度假勝地。
如今我有了一位在地嚮導,而且意希看上去好孤單,需要陪伴的樣子。
意希愛得好孤單,愛,難道是天生帶著孤獨的?而妳卻甘心忍受著這樣的煎熬?我不自禁浮現疑惑。
「當然好,附近有一座我很喜歡的瀑布,所幸這時候不是觀光旺季,人不多,我們可以好好欣賞。」意希總算顯露出一抹真實的笑意。
我從奈美家的傘桶中挑選了一把白色雨傘,襯著意希的天空藍一同步出了蓄著雨水,雨滴不斷落下的屋簷。
雨氣讓細雨中的輕井澤更顯空靈,我與意希肩並肩慢步,林間小徑細心地鋪著石板小路,不致讓雨中泥濘沾髒了褲擺。
「妳曾對奈美表達出妳的心意嗎?」我好奇地問。
我也想起妳的表白,隱隱熱了雙頰。
「沒有,一個字都沒有。」意希垂下眼瞼,「但我想她自己察覺了。」
「妳認為,奈美也會與妳有相同心情嗎?」
「我還沒有機會得知。」重複出現的苦笑此刻再度顯露在意希嘴角。
「妳難道不想試著說出口看看?或許會有回應。」
「假設如妳所說的,奈美…逃走了,那也就是一個答案。」
「或許她只是還不確定。」就如同我,未知愛情,所以恐懼。
我肯定自己在困惑的同時,還害怕著,卻無法理解恐懼的來源,以為只要逃離引發恐懼的那個人,就會平靜。
「那我就只能等待,等待她覺醒。」
話題暫時被細細水聲替代,我們步上了道路,一條小溪流沿路伴流,遠處水聲愈來愈清晰。
「就快到了。」
遠遠地,我看見了綠林圍繞一塘湖水,湖上的石壁環繞了一條白絲帶,愈靠近,愈清楚聽見水聲來自於那條雪般澈白的絲帶之間,細流如白細線,一條一條自山壁流洩而下。
「這個瀑布有一個很美的名字叫白絲瀧,我與奈美常常避開夏季的避暑人潮在春天獨享這裡的綠意,在秋天飽覽楓紅,冬天聆聽水聲。」舉步到瀑布前,別於一般瀑布高聳傾落的壯觀,白絲瀧不高壯,但環繞半圓的水幕有著獨特的詩意。
意希帶領我站在瀑布正前方的一顆平石上,「這是奈美最愛的專屬席,請閉上眼睛。」
我乖乖地閉上雙眼,聽覺感受到飛流的水聲像極了舞台下環繞群眾的掌聲,嘩啦嘩啦響個不停。
我彎下腰,誇張地做了一個完美謝幕的大動作逗樂了意希。
隨後,我一時興起脫下布鞋,捲起褲擺踩進水裡,雨過的溪水要比常時更冷,寒意隨著肌膚流進體內,我想起妳掌心的溫度。
出發前往輕井澤前ㄧ晚,我說畫筆失去了顏色,畫不出靈感了。
妳明白了我遠行的意思,沒有過問去向,沒有問起歸期,只伸出手,掌心貼上我的臉,留下唯一的叮嚀:「記得回來。」
我蹲下身望進雨後混濁的水裡,看見水面倒映一張泫然欲泣的臉。
我不斷地想起妳,但想念就算是愛了嗎?我還沒有答案。
我直起身,看向意希:「奈美不在身邊,不想念嗎?」曾經一直在身邊的那個人一旦被空位取代,不想念嗎?
「想得,不可自拔。」意希靜靜站在原地,淡淡地道出毫不掩飾的心情,「只是想念若是出於愛是一種幸福,若是來自失去會成為一種痛苦,我對奈美的想念出於我的愛,我不願意將它看成一種失去。」
折服於意希的堅毅的同時,我很想知道,對妳而言,我每次的遠行算是一種失去還是幸福呢?
妳總是看著我離開的背影,我也總是背對著妳離開,我從來未見妳送別時的表情,所以推測不出答案。
輕井澤的天空依然鐵灰著,我想起了意希剛才說的,這樣的天色表示不久之後將會下起傾盆大雨。
果不期然,大雨驟然降臨。
 

 
─《游牧》小說共 2 篇,您正在閱讀第 2 篇─   <<上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回【行走真實之間】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