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秋霜花月
(2)慢慢喜歡妳
(3)風輕日暖
(4)天黑黑
(5)晴空萬里
(6)天天想妳
(7)夏夜晚風
(8)安然如素
(9)夏日戀情
(10)以後別做朋友
 
 
(1)秋陽
(2)藍斯
 
>  首頁  >  女女激愛  >  行走真實之間  >  《游牧》  >  游牧【1】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行走真實之間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49824 
小說名稱:
《游牧》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0 
本篇文章標題: 游牧【1】 本篇文章點閱率: 2068
作家筆名/ID: 亞瑞(vander 文章發表時間: 2013-12-09 14:22:49
       
─小說簡介─
 
如果在地圖上畫出一個一個同心圓,才會發現我天真地以為自己在逃離的同時,只是在以妳為中心的軌跡上,游牧。

一路上,依然逐妳而居。
 
─內文─
 
某一年,雨季,妳緊緊抱著我說:「我愛妳。」
我沒有拒絕,「但是我們都是女生。」其實我並沒有那麼在意這個,只是愛情之於我太陌生,只好急就章地給了妳這個回答。
「沒關係。」妳說。
我卻自那一刻起,開始不斷從妳身邊離開,逃了又逃。
妳卻始終等候在原地。

【第一站】

是不是下雨了?
屋外傳來水滴敲打屋簷的聲響,我拉開窗簾一角望向屋外,確認了對天氣的猜測。
濛濛雨絲模糊了屋外的綠色世界,木造窗框框住風景,像一幅被徹底渲染的水彩風景畫,印象派的那種風格。
我在三角窗下的松木書桌前坐下,指尖率先觸摸到不經修飾的粗糙桌面,起伏的木質紋理之間滿佈著毛細孔,吸汲了雨季帶來的溼氣,像窗外成列種植的的落羽松木,呼吸著。
攤開世界地圖,圖上以台灣為中心畫出一個完美的正圓,我在大約15度的位置畫下一枚紅色記號,上頭標示著:輕井澤。
收起地圖,我閉上眼聆聽著雨聲,幻想著來自遙遠星球的雨滴落在地球的某一片綠葉上,幻想著這雨滴是否也降落在妳住所窗外那株相思樹的綠葉上,沿著葉脈落到妳窗台。
思及妳,我的嘴角微微上揚起來。
「喵嗚!」一隻虎斑紋的米克斯小貓慵懶經過我的腳邊,輕盈一蹬,躍上了桌面,伏在窗前呼嚕睡著。
我回過神摸摸小貓的頭,然後將紙本攤開,彩色鉛筆一字排開,挑選了藍色與綠色的系列開始在紙本上沙沙作畫,接著用水彩筆沾點水到紙上,渲開了顏色。
我的工作有個正式的名稱,稱為插畫家,靈感一旦來了,還真是擋不住。
屋子一角的老爺鐘隨著時間走著,鐘擺發出頻率規則的機械聲,直到手機傳來收到新訊息的提醒聲,放下畫筆,我點開訊息閱讀:
『妳在哪兒? 』
每當我移動到一個嶄新的國度,總會收到妳確認的訊息,像是提醒著,妳就在那個熟悉的國度,原地等候著我。
而我也總是,選擇不回覆。
還不是時候,對不起。
我在心上默默地對妳道歉。
妳也從不追問。
在我正準備放下手機的當下,它卻響了。
才一接通,對方就迫不及待:「易小樂!妳在哪?」
「我、我、我…」對方的直接害我征愣了數秒,「我在輕井澤。」我完整回答。
「吃火鍋也不約的喔?我正好要約妳吃飯,在哪家分店?」
「日本…」
「日本…?妳在日本?!」對方提高了聲量,「日本長野縣內的那個輕井澤?!」
「對。」
「我先掛,漫遊很貴的,我賴妳。」
「好。」
所謂的賴,是指時下最火紅的手機聊天程式。
『妳真的在日本?』
『真的。』
『去幹嘛?』
『在國際交友網站上認識的日本朋友飛去澳洲打工度假,需要有人幫她看房子和照顧貓。』避免無盡追問,我一次解釋清楚。
『那什麼時候回來呀?』
『不確定耶…』
『是喔,我十二月的婚禮要記得回來參加,不要忘了!』
『怎麼敢忘,準新娘大人!』我確實沒有忘,只是距離十二月僅剩四個月,四個月後….我真的會回去嗎?
我想起了在台灣的妳。
『記得就好,那就先這樣囉。』
我送上一枚可愛貼圖結束了對話,伸手摸摸大打哈欠的小貓,牠因為撫摸而仰高了頭,閉上眼享受著。
同時,我的門鈴響了。
會是誰呢?
我疑惑地起身,透過玻璃窗看見門外佇立一個短髮女孩,丈青色針織罩衫裡的白襯衫包覆著一副清瘦的軀體,咖啡色休閒長褲平衡著罩衫的丈青色,卻撐著天空藍的傘,成為雨霧裡的一抹晴亮。
她讓我再度想起了妳,我應門而開。
她眼神裡的疑惑告訴我,我不是他預期中的那個人。
她說了一長串日語,我只聽懂了去澳洲打工旅遊朋友的名字。
「奈美去了澳洲,我幫她照顧房子與貓。」我以英文對她解釋,我其實不懂日文,一直以來也是以英文在交友網站上與奈美溝通的。
「是這樣啊…她沒有告訴我…」她低語,表情上除了有明顯的失望之外,還有不知名的淡淡哀傷。
「她是否提過回來的時間?」女孩也以流利而禮貌的英文詢問我。
「三個月。」這是當初奈美給我的時間,「要不要進來躲一下雨?」傾盆的雨催化了她的悲傷,開始濃烈起來。
她有些猶豫。
「請進。」雨勢愈來愈大,我主動將她拉進門。
「打擾了。」她禮貌地踩進,將濕傘留在屋外,擔心打溼了室內的木質地板。
虎斑小貓見她,悠然地靠近,在他腳邊親暱磨蹭,「好久不見了,奇奇。」她改口說出一句日語,然後抱起貓。
經過室內樓梯時,她無預警地停下腳步,凝視著某處。
感受到她腳步的停滯,我轉身望向她的視線盡頭,樓梯側牆面上懸掛著大大小小,尺寸不一的相框。
「那是?」
「都是奈美,奈美家只有一個小孩,父母非常寵愛奈美,尤其是奈美爸爸,奈美爸爸是攝影師,從奈美很小的時候起就不斷紀錄奈美的每一階段成長,那個,是奈美五歲的時候,那時她被蜜蜂螫到,嚇得大哭。」也許是想著奈美願意將房子交給我暫管,奈美想必是信任我的,所以眼前的女孩對我似乎也毫無防備。
我望向她所指的那張照片,相片角落細字寫著一串日文:「相片角落寫了什麼?」
「是奈美爸爸的字跡,寫著小奈美第一次認識了蜜蜂。」她溫溫笑了。
「旁邊牽著奈美的小女孩是?」
「是我,那年十歲。」她笑著繼續:「這個,是奈美的國小入學典禮。」
「身邊那個短髮少女也是妳。」看得出照片上的少女臉廓與她神似。
「奈美堅持要我陪著才肯去上學,奈美爸爸寫了意希是奈美最好的朋友。」當意希說著最後一句話時,音階降低了一度,聲量也略小了一些。
意希如數家珍地說著每一張照片背後的故事,好似奈美家經歷過的每一件小事都有她的參與,我審視了每一張照片,奈美的身邊也總有一個神韻與她相似的少女。
「妳與奈美是青梅竹馬嗎?」
「是的,我們都在輕井澤出生,我就住在離這裡不遠的另一棟房子,小時候奈美常常到我家玩,到晚餐時間還不肯回家,除非我牽著她散步回家。」意希又笑了,露出一對小虎牙,看起來一臉稚氣。
我好奇地踏階而上,相框牆延伸到二樓,意希跟著我踏上階梯,經過轉角平台後我發現相片裡不再是兩個身影,開始出現奈美的獨照。
「妳不見了。」
「嗯。」意希只是回聲,卻不再說話,方才在雨中的悲傷又如窗外群聚的烏雲,悄悄增厚了。
「妳愛著奈美,對不對?」
 

 
─《游牧》小說共 2 篇,您正在閱讀第 1 篇─   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回【行走真實之間】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