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愛情路上
 
 
(1)秋陽
 
>  首頁 >  討論區首頁>  藍斯>  《餘波盪漾》後記─有些溫度,不會被遺忘
 
◎目前所在討論區:藍斯   ◎此篇主題點閱率:202
《餘波盪漾》後記─有些溫度,不會被遺忘
藍斯(lance) 於 2017-05-15 21:38:13 發表
 
初次在這邊跟大家見面(其實應該也不是初次,之前有在短篇暫時的見過),一直以來都看著北極之光的作者們筆下的故事,雖然自己平時也有網路寫文的習慣,但一直不覺得自己有能力嘗試投稿到北極之光。

去年經歷了工作上的重大變動,人生開始走向與自己原本所規畫完全不同的道路。換了新工作,原本一直忙碌無暇的步調,彷彿一下子抽掉了很多旁鶩,有股聲音緩緩從心裡竄出:是不是該要認真「經營自己」,給自己一個新的目標?

這裡要非常感謝秋陽的不斷鼓勵,我才開始有構思長篇故事的動力,身為她的忠實讀者,常常可以從她的提醒發現許多不足,修稿的過程中,除了社長,幫助我最多的,就是秋陽了,在這裡由衷感謝。

《餘波盪漾》會成形,多多少少跟我過去的工作有關,生與死這塊,我就像故事裡面的湯漾,在職場上看了太多、太多,也經歷了很多讓人唏噓的境況。

楊幼渝在故事裡,因為徐翊蟥晹野丰云甄鰶}而不捨而掙扎的畫面,那種聲嘶力竭的痛哭及自責的聲音,就連在寫的當下,都彷彿清晰的在眼前、耳邊的上演。

還記得剛投入醫護職場工作時,常常碰到一個班就要送走病人的情況發生,加護病房的來去速度快,上班的節奏也快,每每都要到下班,夜深人靜的時候,腦袋才會浮顯這個念頭:如果我今天有時間空下來,給我一段較長的時間面對那些痛苦的家屬,我會說什麼?我又能說什麼呢?(但往往都因為忙碌跟繁瑣的流程,讓我們選擇了忽略、選擇麻木。)

徐翊薵瘧諡凳儱言捎的打擊太大,讓這故事的前半部就像死湖一樣的沉重。楊幼渝的執著讓初步構想這個故事的我,一度不知道要怎麼幫助她走下去?

就像她自己所說的:一個願意為了她犧牲生命的愛情,要怎麼放下?

我們常常在死亡的議題上,探討死者的心態跟處境,卻很少有人想過,那些被留下來的人呢?

就因為與逝世者的羈絆太深,那種在乎與打擊是非常致命的,即使時光流逝,再提到也會不禁淚流滿面,好像那些過去都不肯放過自己,只能安慰自己,久了就淡了,但……「時間」真的是讓傷痕癒合的唯一辦法嗎?

一生中我們經歷了無數的「告別」,卻好像總有種觀念讓我們對告別產生恐懼,甚至不願提起多做討論。

有些再見,是你知道明天還可以再見到的再見;
而有些再見,是你知道從今天以後,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而《餘波盪漾》,楊幼渝遇上了湯漾,原本應該是一片死湖的寂靜盪漾起一波波的漣漪,藉由湯漾的口,我努力的想要告訴楊幼瑜,該學會探討「放下」了,也該看看自己身邊,那些還在妳身邊的人。

要嘗試這種沉重的題材一度讓我很擔心是否可以順利,也讓我在寫稿的過程中反覆拖延,這過程非常感謝社長的許多提點,告訴我哪些地方需要著重、哪些地方要更改,甚至讓選擇困難的我知道哪些地方是該刪掉的(笑),也因為社長的許多建議,讓我發現了許多自己從沒發現的盲點,獲益良多,多虧社長的耐心指導,我才能完成這最終版本的《餘波盪漾》,呈現在大家面前。

在這邊謝謝買書的妳們,希望《餘波盪漾》會是妳們喜歡的故事,也希望能從這個故事中,讓妳們得到些什麼。
另外,要特別感謝一路支持我過來的好朋友•藏鏡人(她不想公布姓名,我只好延用網路上叫她的名字了) (笑),這些年真的是因為她的督促跟分享,才讓我有持之以恆寫下去的動力,當初在設定楊幼渝的背景,前前後後問了她不少問題,她也都耐心回答我了,讓我免除許多因為不了解而寫得不合理的地方。大概也只有她,會不嫌煩的陪我天馬行空,而不會覺得我的想法像個小孩,詭異又不切實際(笑)。特別請她寫序也算是我的一個里程碑(畢竟她是楊幼渝的雛型嘛,她總要露個面啊)(笑)。如果沒有她,或許就沒有今天的「藍斯」了,真的非常感謝她。
藍斯2017/04/15筆
 
尚無回應資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