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我和她之間,等價交換不存在。
(2)以後別做朋友
(3)這不是愛情故事
(4)心音
(5)天天想妳
 
 
(1)秋陽
(2)藍斯
(3)安謹
(4)夕月
 
>  首頁  >  奇幻武俠  >  妖異奇潭  >  《桂花戀》  >  桂花戀【2】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妖異奇潭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12300 
小說名稱:
《桂花戀》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11472 
本篇文章標題: 桂花戀【2】 本篇文章點閱率: 2411
作家筆名/ID: 溫暖暖(Catcat 文章發表時間: 2008-12-04 16:06:24
       
─小說簡介─
 
楔子

  宇溦,練宇溦,性別女,自由業。不習慣與人類相處,愛動物成痴。生活不規律是她的規律,奇怪的事情她認為正常,順帶一提,陰陽眼是她的家族遺傳,除魔師是她的副業。

  雨天,練宇溦最喜歡出門的天氣,通常不打傘,前提是雨不大。喜歡在雨天出門的原因是因為擋路的怨靈比較少,視線不佳可以阻擋她看不清楚慘死者的容貌。

  今天,雨天。

  路邊有個小傢伙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一隻黑色的貓。

  在中國人眼裡象徵不吉利的黑貓。

  但是今天的練宇溦就像著了魔一樣,沒有思考超過半秒,就決定將小黑貓帶回家。殊不知,這就是她生活一切變數的開始。

 
─內文─
 

  清晨醒過來,練宇溦覺得被子有點重。Katura是喜歡睡在她床角沒錯,但這個重量好像不太對。移動頭部,往重量的方向看去,她忍不住伸吟了起來,難道昨天晚上的人型Katura是真的?對、是真的。因為那個小……大傢伙就躺在她的床角……

  似乎感受到床上有動靜,Katura也醒了過來,盯著練宇溦猛瞧,這一人一貓(?)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對話。

  「Katura?」練宇溦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非得要再一次確認。聽到練宇溦叫牠,Katura又很反射性的「喵」了一聲,但這一聲「喵」非但不像小貓時候讓人會心一笑的可愛叫聲,反而比較像是人類硬要「喵喵叫」所發出的聲音。

  「妳怎麼會變成這付德行?」練宇溦真的很想搞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Katura聽得懂練宇溦的問話,但卻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依然只能「喵」給她聽。這讓練宇溦沉默了一會兒才說:「你……試試看學我說話。」
  
  「說……話……?」Katura的嘴中終於吐出了比較像人類的發音,對於自己可以跟主人說一樣的言語,Katura很顯然的心情愉悅,依然習慣用四肢走動的牠用著很奇怪的姿勢撲到練宇溦的身上。這下子練宇溦可受不了了,這個人型的Katura跟貓型的Katura重量天差地北遠,她哪裡承受得住,還是盡快拍拍Katura的背,要牠從自己的身上下來。只不過這一拍,她也發現Katura現在的狀況是毫無衣衫庇體,坐姿還大辣辣的就怕別人不知道牠是母的。於是,練宇溦再度忍不住倒回床上,這是搞什麼鬼?聽過上千年的狐狸可以變成狐仙,可沒聽過剛滿六個多月的成貓就可以變成人型啊!

  Katura不明白主人看似無奈的行徑,牠只能用手去撥撥練宇溦長長的黑髮說了一聲:「主人,餓。」

  Katura的語言學習能力讓練宇溦再度無奈,腦中唯一的思考就是……現在是要給牠吃貓飼料還是人類的食物?
  
  ※※※
  
  暫時是給Katura吃了簡單的人類早餐,還順便把自己的衣服拿給牠穿,她發現Katura除了身高比她高一些些之外,體型並沒有差到哪裡去。而且那張臉……怎麼看都很像昨天惹自己傷心的那個女人……是自己的移情作用才讓Katura長成這個樣子的嗎?煩惱了數分鐘,練宇溦決定先把Katura的身分問題搞定,拿出手機,撥給自己的弟弟。

  不明白練宇溦的舉動,Katura默默吃著口味奇怪的食物,看著主人跟一個奇怪的機器講話,主人很少會用那種東西的。

  「宇翔,幫我一個忙。嗯…假證件,對…我要帶一個…嗯…朋友去看醫生…好啦好啦!會請你吃飯!嗯…掰…」

  「主人?」Katura用好奇的眼神看著練宇溦,看樣子就算變成人,貓的好奇心還是絕對不會消失。

  「沒事,過兩天帶妳去醫院。」總要做個健康檢查吧?不然這樣她都不知道該怎麼餵食這隻人貓……

  「醫院!?」Katura一聽到醫院就嚇得縮在椅子上,如果是貓的樣子,大概就毛都炸起來了。

  知道牠在怕什麼,練宇溦帶著壞心笑笑的說:「放心、不打針的!」抽血而已。聽到不打針Katura又把腳放回地上,乖乖吃起飯來。可愛的反應又讓練宇溦忍不住笑了。她發現她並不在意Katura是貓還是人,只要能陪在她身邊,就夠了。
 
  
  Katura的偽造證件很快就寄到練宇溦家,看著Katura的身分證,練宇溦難得稱讚自己弟弟的手藝還不賴。這幾天她都留在家裡陪Katura,一方面是怕牠還不習慣人類的身體,另一方面是要教牠說話,認字的部分可以慢慢來。

  Katura的學習速度很快,沒多久她們就可以談話自如了,只是Katura的某些貓性……實在有點難以根除。例如貓沙這問題就讓她很頭痛,上廁所要沖馬桶也讓她解釋老半天,沒有柴魚片可以吃,小貓有點不滿,諸如此類的天兵問題連綿不絕讓練宇溦天天都頭痛到不行。

  總之,她現在的希望是Katura的「人類」生活可以盡快上軌道,這樣她才能放心接工作,不然她怎麼養活自己跟這隻超級大貓咪?唔、她的頭又開始痛了……


  如果Katura知道去醫院是不用打針,而是要抽血……那麼牠今天早上死也不會起床。

  是的,她們現在正在排隊等待抽血檢驗。Katura害怕的神情全寫在臉上,而練宇溦將幸災樂禍的笑容掛在嘴邊,反正就算安慰Katura說抽血不會痛也沒用,那乾脆把牠害怕的表情當笑話來看,免得她還得浪費口水跟精神來安慰這隻怕打針的貓。

  「主人……」Katura的聲音小小的,還帶點抖音。那聲「主人」實在讓練宇溦很頭疼,平常在家就算了,現在在外面,如果被外人聽到那會引發別人什麼樣的遐想?

  「桂!」練宇溦斥喝了一聲,Katura立刻縮起肩膀,眼睛眨啊眨的,雖然以牠的長相與身高來說超級不適合這副表情。

  「溦,可不可以不要抽血?」牠就是會怕那個細細尖尖的東西戳到身體裡面去,會痛啦。見練宇溦眉頭一皺、眉尖一挑,Katura立刻縮得更誇張,快要把自己的頭縮進肩膀裡去,乾脆不要見人。就在這主僕兩人鬥嘴吵架的時候,終於輪到Katura抽血了,護士小姐拿著病例念著上頭的名字:「黑澤桂……小姐?」從來沒看過這種姓氏的護士小姐唸得有些膽怯。

  練宇溦難得笑得很親切,拽著Katura的領子走入抽血室,「她爸爸是日本人,所以她姓黑澤。」這是她的一點惡作劇,雖說Katura不會懂,可是她自己爽就好。

  護士小姐笑的很靦腆,點點頭後說:「那黑澤小姐,請坐。」

  看Katura沒反應,練宇溦整個很想揍人,她在家就已經跟這隻笨貓說過了N百次,牠在外面叫做「黑澤桂」,被叫到一定要有反應。可是這個笨蛋貓兒就是教不會,她開始在想晚上要怎麼把這隻貓剝皮去骨。膽敢把她的話當耳邊風……

  「桂……」聽見主人充滿火藥味的聲音,Katura立刻坐到護士小姐面前,認命地把手伸出去,大大的眼睛裡面的淚水就快要飛出來嚇人了。護士小姐的疑問全投向了練宇溦,只見練宇溦根本就沒有同情心,只是無所謂地說了一句:「抱歉,她比較怕痛。」因此,護士小姐將Katura的發抖、僵硬與淚水都當作害怕的反應,繼續她手邊抽血的工作。

鬼吼鬼叫:
跟我說話跟我說話跟我說話!!<<無理取鬧鬼上身?

小貓
 

 
─《桂花戀》小說共 29 篇,您正在閱讀第 2 篇─   <<上一篇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回【妖異奇潭】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