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夏日戀情
(2)懂妳、懂我
(3)只想擁抱妳
 
 
(1)秋陽
(2)秋秋
 
>  首頁  >  男男熱愛  >  秋秋  >  《來自天王星》  >  來自天王星【9】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秋秋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0 
小說名稱:
《來自天王星》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0 
本篇文章標題: 來自天王星【9】 本篇文章點閱率: 57
作家筆名/ID: 秋陽(Pavot 文章發表時間: 2021-09-10 17:18:35
       
─小說簡介─
 
冰爵跟藍亞力從小一起長大,
他們是好哥兒們,也是隔壁鄰居,
他從小就很受女生歡迎,
一直在女人堆裡打滾
真搞不懂,自己怎麼可能會突然之間.......
對「隔壁鄰居」有感覺?!
 
─內文─
 
3


聖誕夜,藍亞力準備了聖誕大餐。

一個人的大餐無須奢華,他準備了簡單的迷迭香烤雞腿、白醬蟹肉筆管麵、蔬菜沙拉和南瓜濃湯。

倒了一杯紅酒,他自在的聽著西班牙的爵士樂手Andrea Motis和Joan Chamorro演奏的爵士樂,拿出《天龍八部》翻開第一集,難得的聖誕假期,他決定放自己兩天假,盡情的沉浸在武俠小說中。

吃著美味的烤雞腿,他才看到段譽邂逅鍾靈,門鈴就突然響了。

怎麼回事?這時間不該有人造訪,又不是萬聖節會有群小朋友沿街按電鈴大喊不給糖就搗蛋,聖誕夜是家人團聚的節日,沒有人會突兀的造訪別人家。

門鈴又響了好幾聲,來人顯得急促不耐煩,該不會是個醉漢?

走到門邊,他謹慎的說:「請問找哪位?」

「除了找你還能找誰?快開門啦!」冰爵在門外開心的大叫:「聖誕快樂!我從紐約為你帶了聖誕禮物喔!」

他錯愕的開門,冰爵拉著一個大行李箱站在門外,笑容燦爛:「Surprise!」

他愣愣的看著冰爵,冰爵身著墨綠色高領毛衣和深灰色雙排釦毛呢長外套,黑框眼鏡下是久違的俊朗笑臉。

上一回見面是幾時?對了,是兩年前的聖誕假期,麗娜回舊金山探視朋友,冰爵也跟麗娜一起回來,當時藍亞力正在趕論文忙得不可開交,只在一天中午抽空跟冰爵和麗娜一起吃了頓飯。

沒等他回神,冰爵就推開他自在的拉著行李箱走房子裡,看到餐桌上的大餐,冰爵興奮的說:「耶!有晚餐吃!太好了!」

「這是一人份!」他皺眉說:「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不久前啊!我從機場直接搭計程車回來,路上好塞喔!」

「你不回家?」

「好久沒回來了,房子得整理打掃,我累死了,明天再說吧!今晚就在你這邊打擾了。」冰爵在餐桌前坐下來,毫不客氣的切了烤雞腿吃,讚嘆的說:「皮酥脆肉鮮嫩多汁,你的手藝還是這麼棒!」

「為什麼不先傳訊給我?萬一我不在家呢?」

「你除了在家還能在哪兒?幹嘛傳訊?」

「你先傳訊,我就可以準備兩人份的晚餐。」

「你也可以現在再去準備一份晚餐啊!」冰爵看到他放在一旁的小說,開心的說:「耶!我好久沒看金庸了!」

翻開小說,冰爵毫不客氣的吃著桌上的烤雞腿和筆管麵。

放棄爭辯的念頭,他走進開放式廚房打開冰箱,拿出雞腿和蟹肉,默默開始料理。

把雞腿放進烤箱,他才說:「你要回學校的附屬醫院工作,有先回來面試吧?」

「當然,外科主任很欣賞我,當場就決定錄取了。」

「那時你沒回家?」

「太多事要處理,我只在舊金山停留三小時就回紐約了。」

「當時你就決定搬回來,為什麼沒跟我聯絡?」

「那陣子太混亂,我想等一切都塵埃落定再跟你聯絡。」

「麗娜知道你離婚、搬回舊金山的事?」

「當然。」

他把筆管麵放進滾水裡,思緒有點停頓。

從冰爵傳訊說要搬回舊金山才過了幾天,他沒有預期會這麼快見到冰爵,心跳有種莫名的起伏。

冰爵忽然說:「紅酒在哪?我也想喝紅酒。」

「嗯,我拿過去。」他從廚房拿了已經開瓶的紅酒和杯子出去,為冰爵倒了一杯。

正要把紅酒拿回廚房,冰爵拉住他說:「把紅酒留在這兒啊!我只能喝一杯嗎?」

「我哪知道你想喝多少。」他放下紅酒瓶。

走回廚房,他又完成一份白醬蟹肉筆管麵和烤雞腿,端到餐桌,他默默吃了一口。

放下小說,冰爵喝了一口紅酒,忽然說:「我聽阿川說,你愛上自己的學生?是個台灣來的漂亮女生?」

他不悅的說:「她前年就已經畢業,那都多久之前的事了,你別聽阿川胡說八道。」

「他說你還為了那個學生跟子城低頭,不是嗎?」

「我只是不想雨詩一直心煩。」

「雨詩?」冰爵疑惑的說:「我聽說她的名字是諾絲?」

「諾絲是英文名字,她的中文名字是卓雨詩。雨詩只是我的學生。」頓了一下,他才說:「她有喜歡的人了。」

冰爵滿心疑惑說:「你怎麼知道?」

「有次她不小心把皮夾落在我的研究室,助理進來討論事情時撞掉她的皮夾,裡面的東西散落出來,我看到她跟一個女生的合照。」

「女生跟女生的合照又沒什麼,可能只是好朋友啊!」

他喝一口紅酒說:「我剛撿起照片,她就折回來拿皮夾了,看到我手中的照片,她說那是她大學室友。」

「看吧!只是室友而已。」

他淡然的說:「她的表情告訴我,她對那個女人的感情不只是友情。」

「我從來不知道你會讀人的表情。」

「因為她臉紅了。」

「你就這樣放棄?」冰爵喝著紅酒說:「阿川說你費盡心機想說服她留下來讀博士,她斷然拒絕離開,你非常失落。」

「我很欣賞她,她是個不可多得的天才。」他深深嘆了一口氣說:「雨詩如果願意留下來,我們可以一起在天文學上有所突破,人類對太空的探索很可能更進一步,她回台灣在普通企業工作,是全人類的損失。」

冰爵皺眉說:「你說得太誇張了吧!」

「我只是敘述事實。」他心平氣和的吃了一口烤雞腿。

當時司徒川誤會他喜歡卓雨詩,他想趁機擺脫司徒川的糾纏,故意將錯就錯不加澄清,沒想到這件事會傳到冰爵的耳裡。

被誤會也無所謂,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詳加解釋。

「阿川說你去年還為了她特地去台灣!」

「她經常提起成長的小島和城市,還有她父親工作的夜市,我很好奇,沒幫她找到她想找的人,我也覺得很遺憾,暗自期待或許回台灣工作了一年,她會回心轉意想回學校深造,才會趁著去日本參加研討會,順道去台灣探訪她。」

「她想找的人?什麼人?」

「她一個長輩的朋友,來舊金山之後就下落不明,那人很可能在混幫派,雨詩到處找人打聽都問不到,我才會去拜託楚子城,遺憾的是,即使楚子城對這邊的大小幫派瞭若指掌,也沒聽過那個人的消息。」

「什麼樣的人?」
 

 
─《來自天王星》小說共 10 篇,您正在閱讀第 9 篇─   <<上一篇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回【秋秋】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