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我們就要愛了
(2)楓隨心
(3)如汐
(4)起源
(5)我的愛不壞
(6)為妳寫首青春詩
(7)六號螢火蟲
(8)追心
(9)憶紅塵
(10)微光愛情
 
 
(1)秋陽
(2)藍斯
(3)暖暖
 
>  首頁  >  女女激愛  >  藍斯  >  《憶紅塵》  >  憶紅塵【1】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藍斯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25812 
小說名稱:
《憶紅塵》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1857 
本篇文章標題: 憶紅塵【1】 本篇文章點閱率: 591
作家筆名/ID: 藍斯(lance 文章發表時間: 2017-12-15 18:23:27
       
─小說簡介─
 
我一直在等妳。
等妳開口跟我說,「可以了。」
 
─內文─
 
《前世今生系列》---憶紅塵 /藍斯

我一直在等妳。
等妳開口跟我說,「可以了。」

01.

夢中,總是有個聲音告訴著她……

如果讓她重新選擇一次、如果能重新選擇一次……

她不想要放手。

因為夢裡的那種別離,太悲傷了。


十二月的台中,早晚溫差大,經常中午艷陽高照如暑夏,傍晚寒風瑟瑟,需要穿厚外套防寒,袁瑩希從學校的辦公大樓走出來,走往停車場牽摩托車。

馬路上車水馬龍,塞在車陣裡,她不禁發起呆,盯著紅燈的讀秒倒數,思緒拉得很遠。

「哈……好累。」打了個哈欠,她想起最近的小小困擾。已經一個多月了,每天晚上都會做相同的夢,雖然醒來以後就忘的差不多……但每次醒來,都有相同的感覺。

想痛哭失聲的絕望……

「為什麼,會做同樣的夢呢?」該不會是暗示什麼訊息吧?不是有人說過,夢境有時候代表即將發生什麼事嗎?甚至是一種潛意識的預知?

口袋裡的手機突然傳來震動聲,她楞了一下,轉動龍頭把機車停到一旁打開手機主畫面,不意外的看著訊息閃現。

「晚上想吃什麼?」

簡單的幾句,每天例行的問話,卻可以想像出易澄歡在電話那頭溫柔又舒適的聲音說著,讓從小就是孤兒的袁瑩希勾起笑,在冷風瑟瑟的車陣中覺得溫暖,脫掉手套在手機上敲著回應。

「想吃麻醬麵,配上熱騰騰的餛飩湯。」

「好,是樓下轉角那間麵攤吧?我先去買,等妳回來剛好可以吃。」

「我大概再二十分鐘會到家,有點塞車。」

「騎車小心。」

重新戴好手套,她發動引擎發動,紅燈剛好轉為綠燈,繼續踏上回家的路程。

這樣的生活好像已經習以為常,每天上班總是有人幫她準備早餐,中午傳訊提醒要乖乖吃午餐、晚上下班詢問晚餐要吃什麼,有時候一起出去外面吃、有時候在家裡準備一些小菜餚,日子雖平凡卻十分充實。

有個人等自己回家,那種感覺她從小到大從未體會過。

回到了家,在地下室裡停好車子,她從車廂拿出在路上順便買的蘋果,鎖好車坐上電梯,按了六樓的按鍵,心情隨著樓層不斷往上逐漸喜悅起來。

六樓一到,她走到大門前,在鑰匙插入鑰匙孔前深呼吸了一下,清脆的金屬聲碰撞,她打開了大門,每天都會上演的情景,易澄歡已經站在門邊笑著等她。

「回來啦?」

「好神奇喔。」她脫了鞋,把外套遞給手伸過來的易澄歡,讓她在門邊的衣帽架掛好。

「神奇?」易澄歡接過她手中的外套,優雅地把外套順了順,確認皺褶都撫平後才掛上衣架。

就連掛外套的動作,易澄歡也可以做得十分優美。

易澄歡是那種十個人裡面十個都會認同她很美的公認美女,白皙勝雪的膚質,烏黑亮麗的長直髮,高挺的鼻子,薄厚得宜的雙唇,以及淺褐色的深邃大眼。她常覺得,自己到底是修了幾輩子的福,才被大美女選上。

易澄歡是個攝影師,雖然她不清楚攝影師的工作作息,但她十分確定易澄歡是個懶惰的攝影師,從認識到現在快半年,她鮮少看到易澄歡接案子,大多時間都待在家裡為她料理三餐,不然就是上網瀏覽購物網站,好聽點可以說她是賢慧的家庭主婦,貶抑的說就是宅女。

她曾經問過易澄歡難道不怕養不活自己嗎?易澄歡卻自信回應說她之所以可以少接工作,是因為她的價碼非常高,一般人甚至廠商是不會找上她這種大咖。她原本覺得易澄歡絕對是過度自誇自己的攝影技術,直到她看到易澄歡拍的照片,才驚訝的相信了。

易澄歡沒有騙她,她的拍照技術真的是爐火純青,連她這個門外漢都可以看出易澄歡的實力,更何況專業人士。

「明明是妳問我,怎麼突然發起呆來了?」一回神,易澄歡貼她好近,兩個人鼻尖都快撞到一起,這才發現自己又盯著易澄歡恍神了。

「我只是在想,每次回來妳都會站在門邊等我,好像早就知道我什麼時候會回來。」這應該算是易澄歡的小習慣?住在一起後她每次出門回來,不管易澄歡在做什麼,都會在她打開門的那一刻,站在門邊笑著等她。

「因為我聽到聲音了,還有妳的味道。」

她皺著眉頭聞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疑惑的問:「是香水味嗎?我已經擦得很淡了。」

「擦得再淡我都聞得到,因為是妳的味道啊!」易澄歡放好外套,轉過身抱住她,輕輕的在她唇邊落下蝶吻,一下、兩下,頑皮的唇咬住她的,兩個人深深熱吻。

以前怎樣也沒想過,自己會沉迷於女人的吻,從認識易澄歡開始,她就常覺得不認識自己,不管是對她,還是對女人的身體。

兩個人的吻像乾柴烈火,逐漸燃燒到無法控制火候,被抵在大門與易澄歡的懷抱間,她雙腿有些無力,環過易澄歡的腰抓著她的肩頰骨,大腦好像要沸騰了。

「妳……趕著吃晚餐嗎?」

她有些迷離,看著眼前的易澄歡,過了幾秒才發現易澄歡在問她問題。「還……還好。」她害羞的說著,跟易澄歡在一起之後,她發覺自己好像野獸,對於性慾的渴望,原來這麼高。

「麻醬麵如果不趁熱吃,冷掉就不好吃了。」易澄歡說著卻笑著把手伸進衣襬內,沿著腰線往上撫摸。

「啊……」一陣麻癢從背脊往上竄入腦門,忍不著發出呻吟聲,她害羞的摀住嘴,喘著氣,理智正在跟慾望拔河,她掙扎著,「那……」

「還是先吃妳好了!」易澄歡不等她說完,傾身又堵住了她的嘴,唇舌纏繞逗弄,抱著她往主臥室移動。

雙雙倒在柔軟的大床上,她忍不住用力捶了易澄歡,「既然這樣……妳剛剛幹嘛還問我?」

「這是禮貌啊,妳說過人要有禮貌的,不是嗎?」

她才沒說過這種話。想反駁,卻被壓在身上的易澄歡奪去說話的權利,淡藍色的襯衫鈕釦被一顆顆解開,胸口一抹涼,等她回神已經被扒光了上衣。

「早上看妳穿上粉紅色的內衣就好喜歡,一直很想脫掉它。」

難怪早上她在床邊換衣服的時候,感覺到身後有一股邪惡的目光,原來是易澄歡一早就對她有遐思,「妳……是色狼嗎?」

易澄歡輕笑,抵著她的額咬了唇,低聲道:「對妳,我是啊。」

她感覺到易澄歡的手探入她的大腿內側,敏感的她抽了口氣,抱怨聲卻被似火的吻掩蓋。
 

 
─《憶紅塵》小說共 14 篇,您正在閱讀第 1 篇─   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回【藍斯】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