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極之光首頁
 
           
 
   
   
 
 
 
查詢
開始搜尋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帳號或密碼
 

 
 
(1)秋霜花月
(2)慢慢喜歡妳
(3)風輕日暖
(4)天黑黑
(5)晴空萬里
(6)天天想妳
(7)夏夜晚風
(8)安然如素
(9)夏日戀情
(10)以後別做朋友
 
 
(1)秋陽
(2)藍斯
 
>  首頁  >  女女激愛  >  秋陽  >  《曼露情》  >  曼露情【2】
 
閱讀文章
 
專欄名稱:
秋陽 專欄付費總點閱率: 3345828 
小說名稱:
《曼露情》 小說付費總點閱率: 0 
本篇文章標題: 曼露情【2】 本篇文章點閱率: 168
作家筆名/ID: 秋陽(Pavot 文章發表時間: 2022-01-31 16:31:58
       
─小說簡介─
 
言曼露,毒手派前任掌門,武功高強精擅用毒,風姿綽約美艷動人,她不但拍過武俠劇,曾經紅極一時,還有無數情史,做過許多驚天動地的大事,跟冰山美人清水q子也有過一段情,還有兩個漂亮的女兒,她是一段傳奇,這段傳奇,現在正要開始!

言曼露相關小說:《甜蜜初夏》、《美麗傾心》、《甜蜜心動》、《終將愛妳》
 
─內文─
 
言曼露是混血兒,父親言恆是台灣的外交官,派駐挪威時,跟挪威美女艾盧兒(Eylul)墜入愛河,生下言曼露不久,兩人就分手了,言曼露由言恆照顧,言曼露三歲時,言恆病逝,艾盧兒卻已經跟別人結婚,也有了小孩,不方便把言曼露接過去照顧。

毒手派的掌門人謝如是言恆的知交,艾盧兒付了她一大筆養育費,協議由她把言曼露收為弟子帶回香港照顧。

中國自古就有許多門派,民初戰亂時,許多門派逃難到香港或台灣,當時的毒手派掌門阮霞也帶著門下弟子們來到香港。謝如是阮霞的大弟子,阮霞過世後,謝如接掌毒手派,趙思蘭是謝如的大弟子,出身世家大族,拜在謝如門下,既學醫,也學毒。

醫和毒都是毒手派的專長,毒手派只收女弟子,精擅用毒,常讓人不知不覺間送命,暗中幹了許多大事,只是不為人知。

言曼露從小就跟謝如學醫學毒學武功,她天分極高,對於學醫用毒領悟極快,可惜謝如門下弟子很多,她並不特別受寵,謝如因為跟言恆交好,對言曼露的教導格外嚴格,常讓她備感壓力,當她想從母親那邊尋求慰藉,得到的卻總是冷冷的對待。

自小缺乏父母的關心,言曼露渴望關注,母親卻不要她不愛她,對她漠不關心,每一次懷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鼓起勇氣打國際電話到挪威找母親,聽到的總是冰冷不耐煩的語氣,令她一次又一次大受打擊。

自有記憶以來,艾盧兒從來不曾主動關心她,一次都沒有。

在戲劇裡或書上看到那種深愛小孩的母親,或是描寫母愛的片段,她總會想起令她心寒的母親,心一陣陣痛。

她的母親不愛她,她卻跟母親有切也切不斷的聯繫。就像現在,她想去拍戲,竟然必須取得那個對她漠不關心的女人的同意。

看到她的表情,趙思蘭貼心的說:「我來跟妳母親聯絡吧!」

「沒關係。」她從趙思蘭手中拿過合約書說:「謝謝師姐,我可以自己處理。」

她知道自己很可悲,即使被艾盧兒傷了無數次,心中卻依然抱著期望,期待當她說要去拍戲,艾盧兒會有反應,即使罵她幾句或是大力反對都好,她只期望這一次艾盧兒的態度會有所不同。

看看時間,現在正是挪威的下午,艾盧兒是學者,在奧斯陸的私人研究機構上班,深呼吸一口氣,她直接打電話去艾盧兒的研究室。

艾盧兒的助理接起了電話,她用英語說要找艾盧兒。

助理用平淡不帶感情的語氣說:「歐森博士去開會了。」

「我是她女兒。」她努力強調語氣,以免聽起來像在虛張聲勢。

助理依然用平淡的語氣說:「我會轉告歐森博士。」

助理的語氣聽起來像是每天都會有好幾個女兒打電話來找艾盧兒,言曼露沮喪的掛了電話。

她知道艾盧兒已經離婚又結婚好幾次,也又生了幾個小孩,聯絡時,艾盧兒幾乎都不跟她多談,反而是謝如打去時,艾盧兒偶爾會跟謝如聊幾句,言曼露才知道自己有幾個同母異父的弟弟妹妹,那些弟弟妹妹都是由他們的父親撫養,艾盧兒研究學問之餘,就是四處談戀愛遊戲人間。

拿起合約翻了又翻,言曼露坐在電話旁邊傻等,期待艾盧兒回電,但是等了又等,兩個小時過去了,夜已深,她始終沒等到艾盧兒的回電。

按捺不住急切的情緒,她又打了電話過去,還是助理接的。

她劈頭就說:「我找艾盧兒,我是她女兒!」

助理語氣冷淡:「請稍候片刻。」

電話傳來保留的樂音,她不自覺屏住了呼吸,上一次跟艾盧兒講電話是什麼時候,她竟然想不起來。
一會兒之後,話筒傳來艾盧兒冷冷的嗓音:「什麼事?」

「今天,我跟同學去逛街,後來、有個人把我叫住,他、他說……」太緊張了,她講得結結巴巴。

艾盧兒不耐煩的打斷她的敘述說:「講重點!」

她衝口而出說:「剛剛助理沒告訴妳說我有打給妳嗎?」

「妳沒留姓名,我以為是妮爾莎打的,今天很忙,我本來打算晚點再打給她的褓姆。」

她知道妮爾莎是她的妹妹,今年才九歲!為什麼艾盧兒不是第一個想到她?她激動的說:「妳沒想到有可能是我打的嗎?」

「剛一時沒想到妳。」艾盧兒不耐煩的說:「到底什麼事?講重點!」

艾盧兒已經忘了有她這個女兒?心情大受打擊,她難過的說:「有人找我去拍電影,我看了合約書,發現合約書需要妳簽名蓋章……」

「妳現在傳真過來,我簽名蓋章之後請助理回傳。」艾盧兒沒等她回答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話筒裡傳來嘟嘟嘟嘟嘟的聲音,她呆立一會兒,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為什麼明知艾盧兒無情,她卻一次又一次被艾盧兒的無情傷害,為什麼總是忍不住對艾盧兒有所期盼?

擦乾眼淚,她走到樓下大廳,謝如已經回房睡覺了,管家李嬸看到她,關心的問:「怎麼了?」

「我要傳真文件給我媽媽……李嬸妳會用傳真機嗎?知道我媽媽的傳真號碼嗎?」

「我知道。」李嬸和藹的說:「之前妳上中學的入學文件也是傳真給她簽名,我都有把她的號碼記下來,把文件給我吧!」

她把手中的合約交給李嬸,李嬸熟練的操作傳真機,她坐在沙發上發呆。

為什麼艾盧兒一句話都沒多問?一點都不擔心她才十五歲就出道拍戲會被騙被欺負嗎?為什麼、為什麼艾盧兒這麼不在乎她?為什麼艾盧兒聽到女兒打給她,第一個想到的是妮爾莎?艾盧兒一點都不把她放心上?

胸口像是塞滿了沙石,連呼吸都覺得苦澀,眼淚在眼中打滾,她不想讓淚落下,她不想、再也不想為根本不關心她的艾盧兒哭了!
 

 
─《曼露情》小說共 5 篇,您正在閱讀第 2 篇─   <<上一篇下一篇>>
直接選取篇數:  01 02 03 04 05
◎回【秋陽】專欄